韓國恐怖職場–女性婚後只剩低薪派遣工作

  • 在〈韓國恐怖職場–女性婚後只剩低薪派遣工作〉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堂堂正正」小姐學生時期的成績不錯,畢業後認真工作,能力也受到肯定,沒想到看似順利的生活,卻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時變了調......

韓國恐怖職場--女性婚後只剩低薪派遣工作

圖片來源:Mariela De Marchi Moyano樂威壯

「堂堂正正」小姐在安親班當老師三年,是名43 歲的女性。學生時期的成績總是在前段班,是父母很驕傲的女兒。雖然,有些人因為生下來不是兒子是女兒而遭到折磨,但是大部份的人沒有遭到太大的差別待遇,也進到了好大學。

「堂堂正正」小姐以優秀成績從大學畢業後在大企業工作,這是一個她不羨慕任何人的時期。在公司裡,她的能力備受認同,也曾和同事談了辦公室戀情。但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反轉了她的一切,原以為可以待下去的公司,卻在這時將辦公室戀愛訂為首要的內部調整對象,剛好那時她想結婚也對上班生活感到煩,所以在1999 年遞出辭呈,結婚的同時也成為了全職主婦。

韓國社會裡,很多人主張女性的地位比以前高了許多,但是透過客觀的數據統計後可以發現,韓國女性的權利與地位比其他國家還要低。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的《2013 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in 2013),以136個國家為調查對象,其中韓國的性別平等排名比一年前要掉了三名,來到111 名。調查結果顯示,維持與一年前同樣排名的是冰島(第1名)、芬蘭(第2名)、挪威(第3名)、瑞典(第4名)等北歐國家,而韓國在OECD國家中與後段班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園(109名)、巴林(112名)、卡達(115名)等阿拉伯世界國家是相同的水準。

特別是女性的經濟參與和薪水方面分數很低,韓國女性的經濟參與度是136國中排在第118名,男性對比女性的薪水是第120名。韓國的勞動市場中,女性仍然無法擺脫地位低的處境。光看韓國的統計資料,也可以輕易瞭解到這種現象存在。比起男性勞工,女性勞工領著更少的薪水,女性的低薪工作崗位也比男性多。這樣的勞動市場內,女性的差別待遇現象接連引起女性貧窮和低女性聘用率等問題。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2011年,「堂堂正正」小姐再次求職,因為丈夫很累地說自己在公司撐不了幾年,要扶養還是國中生、小學生的兩名女兒,持續增加的補習費用,再加上房租押金貸款31、生活費用。周遭的人唸她閒閒沒事待在家,出於這些壓力與必須負擔家庭生計,她再次挑戰職場生活。但是「堂堂正正」小姐能做的工作並不多。社會活動中斷過的40歲世代女性可以選擇的工作,不是非正職工作,就是服務業了。孩子們仍然需要照顧,所以無法選擇要經常加班或上下班時間太長的工作,不錯的公司卻都因為年齡限制而無法遞履歷。 這是她努力生活過來時,最感到無力挫折的瞬間。

要糾正勞動市場對女性的差別待遇,就必須解決女性因結婚、生產、育兒、家事等所面臨社會活動中斷的問題。在韓國,結婚、生產、育兒、家事皆由女性承擔責任,因此被迫中止社會活動。社會活動中斷對女性勞動力參與率帶來負面影響,也影響勞動市場內女性的地位。因為一旦離開過一次勞動市場的女性,很難再次重返勞動市場。

像「堂堂正正」小姐一樣,即使20 歲世代時曾是正職員工的女性,但是一旦社會活動中斷後想再次重返勞動市場,大多只能任職於低薪非正職的工作。「堂堂正正」小姐戰戰兢兢過了好幾個月,終於在安親班找到工作。雖然認為太好了,也可以盯自己孩子們唸書,但是沒有四大社會保險、退休金的安親班教職和重體力勞動沒有兩樣。要管理學生、行動時的交通費,和食費都是勞工的責任。

因為上課到很晚,下班時間經常超過九點。「堂堂正正」小姐看著存摺裡一點一滴累積的錢,再看了看今天的教材,這工作能做到何時呢?非常令人鬱悶。自從重新開始上班以後,孩子們的生活也亂得一團糟,工作的強度比賺的錢還要重,但要是辭掉這工作的話,再過幾年就更難找到比現在好的工作了,這樣的不安使她放棄辭職念頭。


韓國恐怖職場--女性婚後只剩低薪派遣工作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