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色好難看,你還要我忍耐?

  • 在〈面色好難看,你還要我忍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看臉色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為了某個目的,我們都得看些臉色。奮鬥到終有一天熬成婆,就是希望有點自主,可以少看點臉色。或者,已經懂得如何應對臉色,處理臉色。

面色好難看,你還要我忍耐?

的確我在「看臉色班」裡的修行目前真只能算是幼稚園大班,雖然我是看臉色長大的。

小時候,萬一家裡長輩臉色不好,就算我五科都考一百分,皮也得繃緊一點,否則,還是會給颱風尾掃到,那就活該倒楣了。所以我十四歲就希望能一個人離家到大城市讀書。不過,還是在看臉色,有一段時間寄宿在爸媽的友人家,一旦那個家裡夫妻吵架沒煮飯,我就只有一根水煮玉米可以吃。

因為常看臉色,所以小時候發誓,將來不想再看人臉色過活。

我最怕「晴時多雲偶陣雨型」(沒規則可循)和「疲勞轟炸型」(就是要讓你難過)的臉色。有資格給人臉色看,但「晴時多雲偶陣雨」,高不高興都沒有標準的人,自己恐怕也對人生方向莫衷一是,自己不確定又想要主宰別人,情緒又常氾濫,所以如此。而「疲勞轟炸型」,則出現在自我感覺良好,所以相對地對於管轄者有「恨鐵不成鋼情結」的人身上。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都不看臉色,除非,你「不玩了」
所謂真正舒適快意的生活,應該說是:可不看別人臉色就可以生活吧。
中年的某一年,我辭去了一個一直在看臉色的工作。你知道的,在職場總是要有人證明,他比你強,就算要互助合作才能生存,也有人會因為你無心搶了他風頭,就暗暗給你排頭吃。或許他也不是故意的,但我挨的悶棍從來沒少過。

啞巴吃黃蓮,還要裝笑臉來維持自己的所謂「EQ」,嘿,還真不是正常人可以忍耐的,有好幾次,我挨悶棍挨到想要公然拂袖而去。

「但你已經是個中年人囉,這樣非常幼稚也沒有禮貌。」內在的聲音總是盡責提醒我。

那個工作報酬優渥,不辭去的理由,說穿了也就是「不想在金錢上吃虧」;所以把臉色看下去,就像一個敬業的演員看到爛腳本也要拚了命演一樣。

箇中辛苦只自知。幾年後,我辭掉了,再「追憶」這個工作,我其實非常感謝那段「因為臉色而覺悟」的日子,我本來是個理財白癡,當年為了要離開這個工作,又不想失去很不錯的薪水,才開始研究理財。

我暗暗發誓「等我有了...我就走」的那幾年,自己在家默默掘井,研究如何投資和保本……研究了幾年,分配資金終於有些心得,終於享受了些財務上的安全感之後我才走。

壓力到底有多可怕?身體會知道。辭職之後,我的高血壓降很多。忍字頭上真是一把刀。那真是個可怕的循環:要看臉色的前一天,就開始擔心;看完臉色的那天,你含辛茹苦;第二天則用來排掉不愉快的悶氣。一個禮拜才七天,扣扣減減,有六天笑不出來。

人,若無法謀合,就不用勉強,不如相忘於江湖。當然,不想看臉色,是有條件的……想不為五斗米折腰,最好已經積好了存糧。不玩了,當然不能說不玩就不玩,要想不看臉色,現實世界,你得另有穀倉!

我承認,我看臉色的EQ不高,所以我一直在想出路,出路或許也不美好,但至少是另外一條新路。新路拓展了人生地圖。

更多出版產業工作機會,請上
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https://goo.gl/VHv6dk
康軒文教事業股份有限公司https://goo.gl/ZFwVCz查詢。


面色好難看,你還要我忍耐?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