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聯考,林美秀高三開始伴舞賺錢

  • 在〈錯過聯考,林美秀高三開始伴舞賺錢〉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近年以戲劇母親形象深植人心的林美秀,這次在上映三周、破二億元票房的國片《總舖師》中,再次飾演喜感十足的「膨風嫂」,戲分貫穿全片,有她出現的場景、就有笑聲。

錯過聯考,林美秀高三開始伴舞賺錢

許多人不知,私底下個性其實很「愛操煩」的她,這些年能在影劇圈站穩腳步,除了有貴人相助,她的韌性、認真、認分,功不可沒。

「戲啊!本來就是在不可能中找可能。」林美秀這樣形容所謂的戲劇。

在電影《總舖師》裡,林美秀飾演女主角的繼母「膨風嫂」,一度以為女兒在台北的工作是「拍A片」,先是表現出一種作為繼母的無所謂,還問「有碼還是無碼?」然後因為想到女兒與自己都因欠債跑路中,母女兩人最後反而一起放聲大哭。

一場戲,設定在尋常生活不太可能遇上的極度情境中,但收尾時卻回歸到每個人心裡都可能存在的隱隱傷痛;的確是在不可能裡找可能。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都說戲如人生,林美秀走到今天大概也是這樣,一路上都在不可能當中創造了許多的可能。

明明是舞者出身,卻成了全職演員;明明她的外形實在不太「明星」,戲裡的表現卻往往比第一線主角更搶眼;明明她的戲劇之路是從半路出家,卻早在二○○三年就以《黑狗來了》一片獲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後來更兩度得到金鐘獎肯定,演技的拿捏,似乎比專業訓練的演員更到位。

林美秀無疑已是當前台灣戲劇界最亮眼的綠葉,不搶戲,還能襯托出主角的風采。不過在笑聲與掌聲的背後,她一路走來並不容易。

跳入秀場:錯過高中聯考,成為藍心湄專屬舞群

林美秀的老家在宜蘭,國小時因為「羨慕同學會劈腿」,毅然加入了蘭陽民俗舞蹈團,而在為了勞軍表演,卻錯過高中升學考試之後,一度,她以為自己接下來的路,只能「跳舞」。

高三那年,林美秀就開始了她的伴舞生涯,加入當時頗有知名度的「馬雷蒙舞群」,畢業後則加入藍心湄的專屬舞群,成為四名專屬舞者之一;如果在網路上搜尋藍心湄早期的表演畫面,經常都能驚鴻一瞥,看到「身形纖瘦」的林美秀,頂著八○年代流行的濃妝輕盈舞動著。

「那幾年,秀場文化盛行,我一個月可以賺到五、六萬元,比一般上班族還多哩!」林美秀回憶,她有八年的時間擔任藍心湄貼身舞群,鼎盛時期,每天要登台三到四次。

但在九○年代後,秀場逐漸沒落,藍心湄也從歌手身分轉型主持,林美秀的工作機會頓時大減;這時,她選擇繼續跟在藍心湄身邊擔任助理,雖然收入隨之減少許多,但她決定在這個圈子裡繼續尋找新的可能。

登上舞台:秀場沒落,加入屏風走上演戲之路

一九九四年,新的可能終於找上門來;在一場飯局中,林美秀遇上了屏風表演班的李國修,席間林美秀無心插柳地暢快大鬧大笑,加上模仿藝人惟妙惟肖,讓李國修印象深刻,力邀加入屏風。「當時沒想很多,只覺得演戲應該很有趣,更重要的是,終於有了一個新的機會。」林美秀說。

如今看來,這的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轉折點,不過林美秀當時也沒有想到,為了抓住這個跳舞之外的「新的可能」,她必須熬過接下來長達八年的收入困頓時期。

此前毫無戲劇經驗的林美秀,加入屏風之後,「可說是從跑龍套的角色開始!不只是跑龍套,甚至是沒有台詞的角色。」其實也不能怪李國修刻意讓林美秀沒有存在感,「是我對他說,我很不會背台詞啦!」

直到一次,屏風的戲碼《西出陽關》應邀到美國演出時,擔任第二女主角的台語歌手黃乙玲因故缺席,李國修便緊急派出林美秀上場,沒想到演出效果不錯。

接下來,屏風為《黑夜白賊》一戲找演員時,原本的第一人選文英阿姨因為身體不適,李國修大膽起用林美秀,以三十歲之姿,演出六十歲的女主角,自此,林美秀算得上是真正的演員了。

「如果沒有他看到我的潛力,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林美秀先是感性地表達對李國修的感謝,但又半開玩笑地說:「大概也就是因為頂替文英阿姨演出,讓我接下來好像都只能演媽媽。」

八年的劇場時期,演戲雖然很快樂,但因為收入不穩定,使她長年陷入經濟窘迫中,最慘的時候,身上只剩下十五元,甚至每天吃稀飯過活。「一次排練有兩百元收入,正式演出一場有一千五百元,但往往一整年下來,只有十場正式演出,收入狀況可想而知。」

如果說,在秀場的八年讓林美秀早早接觸到浮華世界,那麼,在劇場的八年,卻讓她深深體悟到底層生活的辛酸,「我到處打聽哪裡有企業活動,聽到了,就接下案子,想辦法多賺點錢;此外,偶爾也有沒錢坐公車、必須走好幾公里路到劇場排練的經驗。」

有趣的是,那幾年雖然收入銳減,但林美秀的體重卻是急遽上升:「不過後來也證明,胖胖的女生,在演藝圈還是有出頭的機會。」

躍上廣告:遇到陳玉勳,變身紅遍全台的廣告明星

事實上,那幾年林美秀也嘗試了好幾次其他商業演出的試鏡,但從未獲選,直到二○○三年,當時,她遇到了陳玉勳,這位正在籌拍搞笑喉糖廣告的導演。

「天然ㄟ尚好,啊──」十年前,林美秀靠著「京都念慈庵川貝枇杷潤喉糖」中的「小孟」一角,誇張地哭倒長城、笑翻電視機前的觀眾。一夕間,經紀約暴增,林美秀形容,「本來連公車都沒得坐,這下子,不但坐上公車,還經常在公車上接到經紀公司的邀約電話,『妳是不是那個演小孟的?』」

之所以能順利接演這支廣告,一方面是陳玉勳慧眼獨具;另一方面,也是林美秀抓準機會,把過去十幾年來看盡人生嬉笑怒罵的累積一次迸發:「他要我做表情,我一連串給了導演十幾個表情,每次都不一樣。」試完,陳玉勳只是酷酷地說,「這支(廣告)會中!」結果播出後果然大紅,也從此結下兩人的緣分,陸續合拍不少廣告,甚至為她量身設計這次《總舖師》的膨風嫂角色。

陳玉勳形容林美秀是天生的演員,和其他表演者不一樣之處,是她有一顆善解人意的心,豐富的感情,使她可以完全進入角色,「不管她演出多誇張的角色,都會讓你覺得世界上真有這樣的人,太厲害了!」

同樣是在○三年,林美秀遇見了生命裡的另一位貴人,吳念真導演邀她參與綠光劇團《人間條件二》演出:「看到劇本時,我嚇了一跳,不但要我扮演七十歲的老阿嬤,而且還是一齣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悲劇。」即使已經累積了許多戲劇經驗,但這一回,林美秀顯然需要另一次的進化與蛻變。

為了演好角色,林美秀說,「我會一個人在家裡的各個角落試著隨時進入角色,煮飯的時候、洗澡的時候、上廁所的時候,在不同場合嘗試用不同方法念對白,看看會不會感動自己。」她說,一直要到自己講出來、演出來的時候自己都紅了眼眶,「我才能肯定,這場戲,觀眾會被我帶著走。」看過《人間條件二》的觀眾說,光是看到林美秀出場,顫巍巍地走著,就讓他想哭。

最佳綠葉:演活喜怒哀樂,最難的是演自己

漸漸地,林美秀在舞台上演出,越發遊刃有餘,演出時,聽到觀眾在台下的啜泣聲,還知道要怎麼樣透過對白加重力道,使人可以隨著劇情的營造發洩情緒。不過,她還是有自認為無法輕鬆駕馭的角色:「最難的,就是演自己。」

多數觀眾很熟悉林美秀的喜感形象,但私底下的她,個性卻更接近舞台劇的角色,是一位樸實、簡單、愛別人勝過自己的人,圈內朋友不多,喜歡和年輕的弟弟妹妹相處,像母親一樣照顧、陪伴大家。

這些年隨著父母親的離世,林美秀不諱言自己受到很大的打擊,回頭一看,親人只剩下弟弟,「但我還滿能療自己的傷,人生中最谷底的,也忘了。」

在戲劇的演出之路中,林美秀咀嚼、反芻人生悲喜,在許多的不可能中演出可能;對於未來,她沒有太大的夢想和太多物質欲望,雖然偶爾也會懷疑自己「還能演多久?」但講完這一句,又笑著說,「想那麼多幹嘛?珍惜現在的幸福就對了。」

四十六年的歲月雖然起起伏伏,但林美秀面對人生高低都是這麼看的:好好的過、認真的做,然後,在看似不可能的環境裡,找到生命的種種可能。

林美秀

出生:1967年

現職:演員

學歷:國光藝校舞蹈科

作品:電影《黑狗來了》、《總舖師》、舞台劇《人間條件》系列、《花季未了》;電視劇《命中注定我愛你》、《我可能不會愛你》;廣告《京都念慈庵喉糖》系列

※你可能感興趣:
不敢挑角色 鍾欣凌盡力把握每次演出
歸亞蕾:要和孩子一起勇敢
主演《我的少女時代》爆紅 王大陸圓了老爸的『明星夢』


錯過聯考,林美秀高三開始伴舞賺錢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