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條綑綁我的線 它的名字叫做 22K

  • 在〈這是一條綑綁我的線 它的名字叫做 22K〉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的第一份工作薪水是24K,比傳說中的22K多2千,算算每個月可以多吃25個便當,簡直就是人生戰場的美好開始?

這是一條綑綁我的線  它的名字叫做 22K

圖片來源:Fred Mancosu樂威壯

身為7年級末段班,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助理編輯,面試時主管這樣說:「給你24K,比22K多了、比基本薪資19K多更多,小夥子該滿足啦!」

做!不但做,我還偷偷暗爽!因為,薪水竟然有24K!

大學時就聽說學長姐畢業只有月領兩萬二有多慘有多慘……結果我一出社會就領「兩萬四」,比22K多出整整2000大洋;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兩千塊耶!算算每個月可以多吃25個便當,簡直就是人生戰場的美好開始。

所以,每回經過「傳說」月薪只有22K的同事身邊,就覺得自己根本是個人生勝利組,走路有風、昂首闊步……

沒想到,搖擺還不到1個月,連第一份工作報酬都還沒領到手,就發現我家巷子口小7在招工讀生,看見A4大的徵人紙張,上頭開出薪資都比我高時,瞬間狠狠摔回現實世界,認知到自己原來不是人生勝利組,而是人生剩飯組!

慘歸慘,身為一介菜鳥,情不自禁地覺得新鮮人就該吃苦當吃補、明天會更好,就算我是坨剩飯,我也要拚出一盤美味的炒飯,所以依然幹勁十足,把跑腿、加班當成「我也是個成熟的大人了」的象徵,忙得很爽!只是偶然在發薪日,看著進帳的卑微數據,會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

某回,與辦公室前輩抱怨到薪水好少、做的好悶的話題,那位大姊對小菜鳥們起薪兩萬二的事非!常!淡!定!面不改色地嗑著他的便當,一副我們中間存在著大時代的巨大鴻溝的表情,為甚麼呢?因為平平是新人剛入行,這位7年1班的大姊當初起薪就是30幾K起跳;原來,不是每個世代都會發生這種低薪問題。

大姊說他一路看著後段班新人被22K溺斃於職海,時間久了這類抱怨都聽到無感了,頂多面對新人們在發薪日的哀號聲時,拍拍胸口輕輕說聲:「唉呀!你們好衰!」然後,慶幸自己早生了幾年,不必經歷到讓後段班們集體喪失自信心的低薪窘況。

同辦公室76年次的阿浩,也是個頂著22K起薪踏進職場的年輕人,畢業後順利應徵上旅遊雜誌的採編,不是名校出身、卻相信吃苦當吃補,一點也不介意只有22K,幹的有滋有味。

為了能拍出美美的照片、不要被老鳥嘲笑攝影技術差,阿浩除了上班練文筆,晚上還滿腔熱血地跑去上「攝影班」惡補拍攝技巧,連工作的相機都是自己買,為工作奉獻投資、為工作睡在公司,真是敬業到五體投地!

想也知道,阿浩小菜鳥不可能有閒錢買單眼相機!最後當然是默默刷卡分期慢慢還啊!而且,一邊自掏腰包添購器材,一邊暗自以為「老闆一定超欣賞這麼敬業的自己」,最後愛惜人才的給他加薪加爽爽。

結果呢?老闆只覺得雇用阿浩很划算,卻壓根沒想過加薪,阿浩只得悶不吭聲扛起20趴的卡債利息的分期付款加遲繳滯納金。

於是,在某次被帳單「們」追著跑的當下,赫然驚覺卡費+房租+還學貸,22K的暗黑健達出奇蛋一次滿足你的三個〈衰小〉願望!青貧族必備的三要素,阿浩不巧全湊齊了!

在經濟壓力下,阿浩只得乖乖在假日跑去路口扛新屋落成的招牌加減補貼生計,一邊看著漲得厲害的房價、一邊想著數字寒酸的薪資明細,在街頭默默唱著我問天我問天,甘會凍麥創治……

出社會5年,阿浩前輩與我陸續轉職、各有發展,「果真」也慢慢撕下身上的22K低薪標籤!但是好好算算才發現,就算一個月加5、6千也還是在30K上下徘徊啊!剛剛好是前輩們的「起薪」啊!感謝22K政策,在一來一往之間,物價的成長沒有等我,我的薪水卻原地踏步,空轉了「5年」。

22K當頭,當「窮忙」成為我這個世代的共同記憶,新鮮人變得更忙、更拚也更沮喪時,在職場打拚,真的就成了求生存;至於生活品質跟夢想?這些用詞太奢華了,不是剛卸下22K印記沒多久的我,可以負擔。


這是一條綑綁我的線  它的名字叫做 22K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