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導遊帶團住深山飯店 半夜出現神祕腳步聲…

  • 在〈資深導遊帶團住深山飯店 半夜出現神祕腳步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帶團多年,我也算是老經驗的導遊了,住這家郊區的飯店也是不得已,一直有不乾不淨的傳說,偏偏所有飯店都客滿,這一團的團費又低,只好把客人帶來這裡了。

資深導遊帶團住深山飯店 半夜出現神祕腳步聲...

圖片來源: Jaysin Trevino樂威壯

這家飯店的走廊,老是有隱隱約約的腳步聲。

帶團多年,我也算是一個老經驗的導遊了,多多少少碰過一些不可思議的事,但總算都未成大害,也許是我身上掛的四面佛項鍊保佑吧,至少一切都平安。

住這家郊區的飯店也是不得已,附近就有一個山頭的無主孤墳,離最近的人家也有一兩公里,本來就一直有不乾不淨的傳說,大家都是能免則免,偏偏旺季裡所有飯店都客滿,這一團的團費又低,只好萬不得已之下把客人帶來這裡了,好在天黑進來吃了晚餐大家睡覺,明天一早就拉車走人,大概不至於被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吧。

偏偏這些客人不好好睡覺,老是在房與房之間走來走去,整個走廊上就像小型市場似的。難怪日本有些飯店不願意接待臺灣觀光客。我心想出去勸阻也沒用,反而證實了自己就是「丟人現眼者」的領隊,乾脆裝傻在房間裡看電視喝啤酒,反正他們總要上床的。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十點多之後果然靜了下來,我滿意的笑一笑,洗完澡正要就寢,卻又聽見腳步 聲,只是這一次是極輕微的,簡直就像貓的步履般,從通道的那一頭走來,停在我門前,「叩、叩」我幾乎要期待敲門聲了,腳步聲卻又逐漸遠離。

是服務生嗎? 還是哪位有事的客人? 說不定是孤枕難眠的女孩……我倏地開了門,向走道上張望時,卻是什麼也沒有,空蕩蕩的只有窗帘被風吹動的搖擺著。

然後大概每隔半小時那腳步聲就出現一次吧,判斷它停在門口時,我就迅速推門出去,卻只有一陣風而已;下一次我就躲在門後面從貓眼裡張望,仍然什麼也沒看 見;只有腳步聲是再真實也不過的,我一度也懷疑是樓上或樓下傳來的,但明明不 是;乾脆我就站在走道上等它出現,卻又變得一點聲音都沒有,只遠遠傳來野犬的嚎叫;可是一等我疲累的進了房間,腳步聲又清清楚楚的響起。

一不做二不休,我就先開著房門等它好了,果然腳步聲接近時有點遲疑了,似乎在門邊停了下來,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喂,要就進來,別在那邊躲躲藏藏的!」我強自鎮定的喊道,回應的卻是有如小孩的嬉笑聲,我一個箭步衝出門去,只見眼前身影一飄,我伸手一抓,卻腳步踉蹌差點摔倒,定神看時,手裡只有一截衣帶。

走道上仍然空無一人,只有我手裡的衣帶是真實的,好像日本浴衣上的衣帶吧,細細短短又像是小孩用的,真有個「小鬼」在跟我搗蛋嗎? 我愣立良久,回到房裡一躺下才覺困乏,不覺沉沉睡去……

是否有再出現腳步聲就不清楚,因我醒來時已是Morning Call 時間了。吃早餐時我不敢聲張,只把衣帶暗暗握在手中,看看整團人都沒有任何異樣,心想只要沒出事就好,「啊,那不是一郎的衣帶嗎?」忽然一個女服務生驚呼起來,「是一郎,他又回來了。」另外幾個人也大呼小叫,搞得客人們一頭霧水,以為我手上拿的是什麼珍奇寶貝,也紛紛湊過來看,「是一郎的嗎? 可不可以請他出來,我還給他……」我這麼一說,幾個女服務生都變了臉色,一言不發的走開,只原先那名兀自坐著流淚。

經理見狀趕快出來打哈哈,客人們聽不懂日語,看到一截衣帶也沒什麼意思,吃完飯就各自散去了。經理把我拉到一邊不斷說抱歉,又責怪了那哭泣的女人幾句,她哭得更傷心了,開口想跟我說什麼,又立即被喝止。

上車時我回頭跟飯店的人員揮手道別,原先握在手上的衣帶卻鬆開了,那本來要掉在地上的衣帶卻輕飄飄的飛了起來,在微風中輕輕舞動著,「啊—」好幾個人見狀伸手去抓,那衣帶卻像個淘氣的小男孩般,左閃右躲的,飄到二樓的窗口。窗前站著的,正是剛才哭過、現正微笑的那個女人。


資深導遊帶團住深山飯店 半夜出現神祕腳步聲...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