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

  • 在〈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這就不用多說了,罷工就是法國國粹,所有人所有行業都可以罷工,圖書館罷工、老師罷工、學生罷課、藝術表演者罷工...在法國人生就是在罷工中度過。

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

圖片來源:Unsplash 樂威壯

前幾天看到有人分享〈關於冰島,我討厭的十件事情〉,裡面寫著筆者對於所居住的冰島有許多不習慣或是不喜歡的事情,看完之後也讓我反思,那我對於法國到底有什麼想法呢?想了一兩天後我決定來寫個法國版的,對我來說,法國到底有哪些事情是我不適應、不習慣、不能接受的呢?大家如果心有戚戚焉,或是有其他的想法都歡迎留言跟我一起討論喔!我也想知道大家最不習慣的事情是什麼。

開頭照片我就要來出賣一下我以前語言中心的同學,在一次極其無聊的同學報告裡,他露出了這張經典眼神死的表情,只可惜我無法做成貼圖,不然我應該每天都會用這張表情,現在當我每次遇到一些讓我翻白眼的事情時,我都會想到眼神死同學的照片。配合這個主題,應該是最為貼切的表情了。

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

在開始寫之前,我也要像基金理財廣告一樣唸經式的告訴大家:「基金理財有賺有賠投資前請詳閱公開說明書。」發表聲明、打預防針:以下所寫全部基於個人經驗,僅代表個人立場,且不一概而論,不把全部的法國人或台灣人一竿子打翻。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1. 法國人為什麼這麼喜歡喝 apéro?

apéro 是法文 l'apératif 的縮寫,即開胃酒、餐前酒、餐前雞尾酒的意思。許多法國人家大概晚上 8 點或 9 點才開飯,在 6 點到 8 點的這段時間也不會乾乾的等吃飯,於是飯前這段時間家人朋友就會先在客廳、或沙龍喝 apéro,一邊聊天(有時候也會一起看電視),一邊消磨打發時間到晚餐時刻來臨。

說到喝 apéro,除了小朋友或是不能碰酒精的人之外,不喝一點酒精飲品是對不起老天爺的。法國人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個裝酒類飲品的櫥櫃,裡面琳瑯滿目,要什麼有什麼,還可以自行搭配居家雞尾酒。以我婆家來說,我公公每天的開胃酒一定是馬賽茴香酒兌水、婆婆喝威士忌兌可樂、老公的外婆偶爾來作客也是喝黑馬丁尼,甚至有名目的節慶時就會開香檳,一群人聊天看電視、話家常。

既然開始喝了,就要來配點東西吃,所以也會有專門 apéro 時吃的小餅乾、小洋芋片、小臘腸、小橄欖、堅果家族們、甚至「搞剛」一點還會有可以一口吃下去大小的披薩、鹹派、乳酪派等等,一整個就很豐盛,有時一高興聊的正起勁,飯前的開胃酒可以一路喝到晚上 10 點。我剛到法國時,老是無法拿捏法國人的 apéro 到底是要我怎樣。第一次去別人家吃飯,我台灣人的胃早在六七點就開始餓得咕嚕嚕叫,但是人家喝我不喝總是奇怪,於是我也跟著喝,還空腹喝,喝到還沒上餐桌就醉歪了,等到好不容易捱到上餐桌,已經又餓又醉搞到都沒食慾了。又不然就是開胃小點太可口,一樣接著一樣吃,結果晚餐吃不下;要不然就是打定主意要吃晚餐,開胃都不吃不喝,餓到變成木乃伊才上餐桌。

我現在的對應方法就是我 apéro 只喝無酒精的飲料或果汁,開胃小點嚴格控制數量不多吃,真的餓到發瘋才吃一個,這樣既不會醉,有糖的果汁飲品可以幫助我撐久一點,直到上餐桌都還可以保持意識清醒。

所以當法國人邀請你去他們家吃晚餐,通常都還會有 apéro 這一關,先看看自己飢餓程度如何,怕醉的人記得不要完全空腹就喝酒。(法國人應該沒想到 apéro 對我這個外國人來說居然是項正式的文化挑戰)

2. 當法國人說:「我馬上就到了」、「我們等一下就出門」......那表示還有得等

法國人的時間概念真的和這世界有時差,不知道和他的拉丁好兄弟義大利、西班牙有沒有比較同步調,但他們的時間概念基本上和我們有如在平行宇宙。

我認識的絕大部分法國人都有這種特性:如果和法國人有約,結果你早 5 分鐘到或是準時到,等了個 5-10 分鐘,你打電話給對方問問看他在哪裡,他說「我馬上就到了」、「我快到了」、「一會兒就到」,那就表示還要再等個至少 10 分鐘以上,等真的見到人可能都已經等了快 30 分鐘了。我的「馬上到」、「立刻到」、「等一下就到」是指我再轉個彎就到、我正在停車了、我正在走向目的地......可是法國人可能才剛要出門、正在穿鞋、正在取車。

等我習慣了之後,這些馬上、立刻、等一下都已經變成無意義虛詞,我都是問他們還要多久時間到。

在多數法國人想法中,如果不是硬性規定一定要幾點到的場合,例如:去看電影、去上課、和銀行有約......這種一定得準時到的場合,一般和朋友約時間都是指大概,比如說約 11 點,對他們來說是「11 點前後」(而且只有後沒有前),所以 11 點 10-20 分抵達是「準時」,時間用詞只是做參考,不是真的要你在那個整點抵達。我記得還我法國朋友說過,如果人家邀請你去他家吃飯,約晚上 7 點半,你別真的傻傻 7 點半或更早就去,一方面主人自己也還沒準備好,他又不會叫客人去幫忙,你早去只會讓他覺得你看到他還沒準備好的樣子。他意思是要你 8 點前到就可以了。

我在南法的婆家這種情況更嚴重,當他們跟我們同行一起去拜訪某位家族成員,他們會說:「我們等一下去 OOO 家坐一下,喝點東西(別懷疑,這就是 apéro),待個大概半小時一小時就可以走了,不會待很久。」結果那次我們在 OOO 家待了將近 5 小時,當他挽留我們下來吃披薩時已經晚上 8 點半了。

這種時間觀念的差異是我很不能忍受的一點。

3. 法國人多少都有點「不當下立刻糾正別人不正確的法文用法就會全身不自在」的強迫症

會說法文而且有法國朋友的人應該多少都有這種感覺:在法國朋友圈中,總是會有那麼幾位會情不自禁想要糾正外國人法文的人。他們並不是故意找碴或是想讓你難堪,但不糾正你就會渾身不對勁,從發音、文法、到正確用法,無一不能說,對於我這個氣量比較狹小的人來說,講一句話被打斷個好幾次只為了糾正我(個人認為)無傷大雅、不影響文意的用字,實在讓我很想翻白眼。

不像在台灣,我們相對地對外國人講的中文包容許多,只要能聽得懂、能溝通,就可以了,我們很少很嚴格地去糾正外國人得中文哪裡不對、哪裡要改進。不過對於法國人來說,糾正一個人的語法和用詞出發都是善意的,我自己當然遇過不少次,像是我常常會把 minuit(午夜)和 minute(分鐘)這兩個字唸混,我之前家教中文的兩個孩子不過 6 歲和 8 歲,兩個小鬼很認真的教我怎麼發這兩個字的音,真是讓我哭笑不得;另外我也清濁音傻傻分不清楚的 gâteau(蛋糕)和 cadeau(禮物)都混在一起做撒尿牛丸,之前在上班時,曾有個客人在結帳櫃檯佔了好幾分鐘就為了教我怎麼發這兩個字的音。

但也必須誠懇地說,通常法國人認為你的法文夠好,可以再更精益求精的時候,才會轉換成機車教授模式,如果法文不夠好說話常常吃螺絲、錯誤百出,法國人有時候根本不會糾正你,甚至還會轉換成英文模式。

所以,上述情況是「傲嬌」法國人變相的對外國人語言實力的肯定,就不要太介意了。

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

法國居家用品店的中文廣告室內裝飾,不知道他們在製作時有沒有看懂這是在寫什麼?' />

大學圖書館的「書本罷工」。' />

去年聖誕節前後的「聖誕老公公罷工」。


華航罷工算什麼!在法國,罷工像吃飯一樣自然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