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情緒勒索,主管愛說:你很糟糕,不夠努力

  • 在〈職場情緒勒索,主管愛說:你很糟糕,不夠努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薇婷是個社會新鮮人,在校表現優異的她,很快獲得了一家公司的面試機會。面試時,面試她的主管維侖,顯得相當和藹可親。開始工作後,在與維侖的相處中,她慢慢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

職場情緒勒索,主管愛說:你很糟糕,不夠努力

圖片來源: Alexas_Fotos 樂威壯

薇婷主管維侖,他對薇婷讚不絕口,表示自己很期待薇婷加入自己的工作團隊。對於薇婷所提出的需求與福利,維侖也很乾脆地答應。

維侖對薇婷的欣賞,讓薇婷相當開心,覺得自己運氣很好,也讓薇婷相當期待開始這個新工作。

開始工作後,期間薇婷相當賣力地工作,但在與維侖的相處中,她慢慢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

在面試時,薇婷與維侖曾經針對工作的義務與福利做許多確認。當時,薇婷提出了自己在工作上的限制與需求。維侖立即表示:「沒問題。這是公司應該給你的福利。工作項目的部分,你也只要做到這些內容就好。」薇婷還因而慶幸,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相當明理且照顧下屬的主管。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但開始這份工作後,薇婷發現維侖的態度,似乎與面試時有所差別。

維侖開始會「凹」薇婷做一些並非她工作內容,而比較像是維侖自己分內工作的事情,甚至會提出許多要薇婷額外出差、加班的需求。

當薇婷面有難色,或想要拒絕時,維侖察覺到薇婷的反應,就會說出:「你才剛開始工作,對於工作應該要全力配合,多累積一些經驗……你知道你能夠進來我們公司真的很幸運,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你應該要好好珍惜。」

甚至,他還會對薇婷說:「你不多努力一點,是很容易被替代的……外面競爭很激烈,都領二十二K,你應該要滿足了!」

每次聽到維侖說這些話時,薇婷都會感覺壓力很大。

薇婷覺得,自己並不是不願意配合,但她慢慢發現,這一切,似乎都跟維侖面試說的不一樣;而每次當薇婷對那些「不一樣」提出與維侖討論時,雖然表面上,維侖似乎會答應要與她好好討論,但薇婷感覺,維侖並不想好好了解薇婷的心情,因為維侖回應她的,都是上述那些讓薇婷感覺很有壓力的話語。

甚至,維侖有時還會有意無意地說:「唉,你們現在年輕人很好命,都很會替自己爭福利啦,想當初我們以前都是老闆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哪那麼多意見……」

維侖所說的這些話,似乎都在暗示薇婷:「你是個草莓族。」「你們都沒辦法吃苦,只知道拚命幫自己爭取權利。」

聽了這些話,薇婷一方面覺得受傷,她認為自己並不是「草莓族」、抗壓性太低,或是非得爭取自己的權利不可,而是因為這些狀況都跟當初面試說的「不一樣」,她只是想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另一方面,薇婷也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會計較?是不是不夠努力?抗壓性不夠?

正當薇婷努力調適現在工作與自己原本期待的落差時,主管維侖突然對薇婷提出一項要求:要求薇婷隔天就出國出差兩週。原本這趟出差應該是維侖的工作,但維侖說自己「家中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且工作上也離不開」,因此要求薇婷代替自己去出這趟差。

薇婷覺得這一切實在太突然了,而且,這趟出差所要面對的客戶,並不是自己接觸過的、熟悉的業務,薇婷也很擔心自己會因為不熟悉而搞砸。因此考慮過後,薇婷告訴維侖,自己可能沒辦法去。

沒想到,維侖聽到薇婷的回應後,非常生氣。他罵了薇婷一頓,認為薇婷「面對工作不夠積極,這樣是很容易被淘汰、不會成功的」,而且他還對薇婷說:「原本我覺得你是可造之材,因此向公司上層大力推薦你,你才有機會進來我們公司。沒想到你面對工作居然這麼消極,真的太讓我失望了!目前你還沒有過試用期,如果你要繼續用這種態度面對工作,我不太確定你是不是有機會可以通過試用期,你自己想清楚!」

聽到維侖的這番話,薇婷感到進退維谷,一方面擔心自己工作不保,一方面也懷疑:難道自己真的消極,又不夠努力?

對薇婷來說,答應這次出差實在是太過勉強,尤其自己已經有安排其他的事情了;但如果不答應,會不會因此失去這份工作?

維侖的話,既讓薇婷覺得自己很糟糕、不夠努力,又擔心如果不答應維侖的要求,會使得自己無法通過試用期;因此薇婷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但薇婷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可以勝任這份工作……

***

職場上,或許我們都很常聽過薇婷與維侖的例子。為了讓我們更清楚、詳細地來觀察「情緒勒索」的互動狀況,蘇珊‧佛沃在《情緒勒索》一書中,提出了「情緒勒索」的六大特徵,分別為:要求、抵抗、壓力、威脅、順從、舊事重演。以下以薇婷的故事為例,說明這六大特徵的表現方式:

一、要求(Demand)

薇婷的主管維侖,在薇婷進入公司後,開始要求薇婷「多做一些事」。那些事情,可能包含維侖自己的工作內容,或是超過維侖原本對薇婷承諾的工作內容。
實際上,在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中,尤其在職場,必須面對一些超過自己工作職掌,或是重要他人的需求,其實是很常見的;因此,並非所有要求都是「情緒勒索」,有時候是對彼此關係(情感或工作等)的需求表達與確認。
有時候,表達自己的需求,其實對於關係也是正向且健康的;而兩者最大的差別,其實是在於,對方對他的要求是否非常堅持,毫無轉圜的餘地;他是否無視於你的感受與你的底線,步步進逼,且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二、抵抗(Resistance)

面對時常出現的,超乎工作職責的要求,一開始,薇婷並沒有直接接受。她面有難色,且對維侖說的話產生懷疑,因此,她開始針對這些工作內容的「不一樣」,向維侖加以確認,沒有直接接受維侖的要求;但考慮到維侖是自己主管的身分,薇婷雖提出疑問,但也沒有很直截了當地說「不」。

三、壓力(Pressure)

當維侖發現,薇婷不如自己預想的一般,直接接受他的要求時,面對薇婷的「抵抗」,他並非試著去找薇婷談,了解她的感受,或是與薇婷開誠布公的討論;相反地,他選擇使用一些話語,讓薇婷產生「壓力」:「你才剛開始工作,對於工作應該要全力配合,多累積一些經驗……你知道你能夠進來我們公司,真的很幸運。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會,你應該要好好珍惜。」或是「你不多努力一點,是很容易被替代的……外面競爭很激烈,都領二十二K,你應該要滿足了」……
維侖說這些話,其背後的含義其實是:「我是為你好,你不要不領情」,甚至藉由貶低薇婷,使得薇婷有個錯覺:「我的感覺好像是不對的、不重要的」,維侖也希望以此達到自己的目的。

四、威脅(Threat)

在察覺薇婷的「抵抗」,發現薇婷不如自己想的「逆來順受」時,維侖除了給予薇婷一定的壓力,也可能會用一些言語、方式威脅薇婷。
例如:「原本我覺得你是可造之材,因此向公司上層大力推薦你,你才有機會進來我們公司。沒想到你對工作這麼消極,真的太讓我失望了!目前你還沒過試用期,如果你要繼續用這種態度面對工作,我不太確定你是不是有機會可以通過試用期,你自己想清楚!」
維侖說出上述那些話,不但讓薇婷感覺罪惡感,且他知道這份工作對於薇婷的重要性,所以他語帶威脅,暗示或明示薇婷:「你如果不按照我的話做,我就會讓你失去你覺得最重要的事物:這份工作。」
事實上,情緒勒索者擅長知道被勒索者「最在乎的事物」為何;因此,一旦我們不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去做,他就會讓我們非常不好過,甚至他會威脅讓我們失去那些「我們最害怕失去的事物」。例如:與情緒勒索者的關係、工作、錢財、成就、名譽……也就是說,他們會試圖挑戰我們的「安全感」,讓我們覺得不安、恐懼。

五、順從(Compliance)

當維侖的壓力與威脅,讓薇婷感覺害怕、不安;為了克服這個不安,薇婷覺得似乎只有按照維侖的方式去做,自己才可以保有自己的安全感、工作,證明自己的能力,以及和維侖維持一定良好的關係,以「回報他的賞識」。
因此,薇婷可能會屈服,按照維侖的方式去做。而後,兩人又會維持一段「看起來關係不錯」的互動,維侖可能也會恢復成當初那個和藹可親的模樣,以「獎勵」薇婷的聽話。

六、舊事重演(Repetition)

慢慢的,維侖在與薇婷這樣的互動過程中,會愈來愈清楚知道薇婷在乎的事物是什麼,以及用什麼方法、言語威脅,可以讓薇婷就範,於是維侖在下次有同樣需求時,就會故技重施,讓薇婷再次屈服在他的需求之下。
而薇婷一次次的屈服,也是幫助維侖有機會一次次調整自己「情緒勒索的技術」,讓他更精於這項技巧,而薇婷也在這段關係中,更加動彈不得,只能被迫繼續滿足維侖的需求。


職場情緒勒索,主管愛說:你很糟糕,不夠努力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