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丟了老鼠藥

  • 在〈終於丟了老鼠藥〉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外表正常,但開口就毀了,小時候被以為大舌頭,差點被爸媽帶去「剪舌根」,又去針灸、看精神病院,都找不出原因。

終於丟了老鼠藥

劉惠珠‧台北市‧40歲‧美術設計

班上同學會故意學我講話,連爺爺都認為殘障就是米蟲,六歲那年我洗米不小心灑出來,爺爺大罵:「妳斷手喔?」國中畢業後我在爸媽的雜貨店幫忙,有天來了一對情侶想買洋酒,我開口說一千六,女生就笑了,男的又問一次,我又講,他們又笑,說聽不懂。我用收銀機螢幕打出一千六,他們卻說看不懂,要我再講。我講了十遍吧,最後說:「我不賣了。」

回家後我拿出老鼠藥,從小我就在抽屜藏老鼠藥,常想從這個世界消失。正準備吞,媽媽卻敲門,後來她拿鑰匙打開門衝進來。

這樣過到三十歲,我去伊甸基金會學電腦,才知道自己是腦性麻痺,出生時接生疏失,腦部缺氧造成。很多人以為我們智能不足,其實三成患者智商正常。看到很多人比我嚴重,我的自卑感終於慢慢減少。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又有一天,爺爺看見我在雜貨店手腳俐落,向人稱讚:「我這個孫女不輸男生!」我好高興,永遠記得那年我三十一歲。

後來我到腦性麻痺基金會當美術設計,人生終於踏出去,前幾年還認識一個正常男生,他說喜歡我善良體貼,去年我們結婚了,我從沒想過有這一天,其實以前蠻多人追我,但我老覺得自己不配。至於那包藏很久的老鼠藥,五年前整理抽屜時,我終於把它丟了


終於丟了老鼠藥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