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充滿歧視, 窮人想拿獎學金還得編劇

  • 在〈社會充滿歧視, 窮人想拿獎學金還得編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巨細靡遺寫入弟弟的病,妹妹的年幼以及媽媽的辛苦,滿足獎學金單位救助世人的想法,符合這個世界對於弱勢家庭的想像。因為不夠苦、不夠窮、不夠慘,就拿不到錢。

社會充滿歧視, 窮人想拿獎學金還得編劇

圖片來源: Kelly Short樂威壯

在還不能打工的時候,我就發現,世界上有一些地方會免費送錢給你,只要達成一些簡單的條件。考個前幾名、寫個動人自傳就有好幾千、好幾萬入袋。就這樣,我成了人生劇場的少年編劇。

於是,我把自己形容成在貧窮邊緣死命支撐的弱勢家庭裡,奮勇向上的希望種子。巨細靡遺的寫入弟弟的病,妹妹的年幼,以及媽媽的辛苦。滿足獎學金單位救助世人的想法,符合這個世界對於弱勢家庭的想像,以及,底層的孩子所應有的努力與必須經歷的艱難。越苦越好,越是層層轉折,越是模範榜樣。不夠苦、不夠窮、不夠慘,就拿不到錢。獎學金要給的,除了稍微會讀書的學子以外,就是要給苦窮到了極點,再一步就下地獄的那種孩子。

我將現實生活如實敘述,運用一些媽媽買給我的,關於成語、形容詞與相似語書籍中的詞語,做一點修飾。像蛋糕旁邊上的奶油花朵,材料是奶油蛋糕上的原料,只是換個方式,就能美化整個主體,放到商品桌上議價。藉由這個方式,我領取了一筆又一筆,為數不小的獎學金。有時候是愛心便當。我臉皮很薄,領弱勢的獎學金,我不希望被發現。我總是同時申請優秀獎學金,證明自己真的很優秀。我覺得,能夠領到優秀獎學金的我,在領取弱勢獎學金時,就可以是一種證明,把負面的轉成正面的,是優秀獎學金。

國中、高中,一筆高於一筆,學校一間比一間好。我的編劇手法也爐火純青,到後來甚至還可以指導同學。我曾經試圖幫弟妹們申請,但過了國中後,獎學金的種類跟金額,是隨著學校的排名而定的。私立學校,幾乎沒有。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弱勢的資助金額,論斤論兩,嚴格分等級。非頂尖學校的學生,彷彿不夠資格領取獎學金。錦上添花的荒謬笑點,每個弱勢學生早在出社會前都見識到了。

翻開報章雜誌,常常跟年輕人說,如何領22K存到一桶金。不去反省、批判這個社會、資本家對於年輕人的壓榨,將理財限縮到節流再節流,彷彿餓著肚子就可以追尋到夢想,實際上只是一種海市蜃樓,餓出來所形成的幻覺。相較於出社會後薪水太低,存不了錢。在求學時期,我很早就賺到第一桶金了。

大二開始,對學業的掌握度變高,閒暇時間,我全部拿去打工跟玩社團。每學期至少兼兩個正規打工,偶爾兼職。但最大宗的,是大大小小的獎學金。大學四年,我粗算了一下,打工錢加上獎學金,我賺了超過一百萬。這一百萬最後也沒能留在我的身邊,隨著我的畢業歸零了。錢總是這樣,前腳剛來,後腳就走,毫不留情面。

失去錢的管道很多,獎學金一到手,我首先請我身邊的好朋友喝飲料或吃點心。媽媽告訴我,我能夠名列前茅以及拿到獎學金,除了我自己的努力以外,還有別人的相讓。心存感激,才能夠得到下一次。但最主要的,還是用在了弟弟的醫療費。雖然我很心疼我的獎學金,但弟弟的腎臟病確實是自傳裡面最高潮迭起、引人注目、扣人心弦的主要劇情。按道理,本來就是要給弟弟一筆演出費的,這是他應得的報酬,我必須這樣想,才不會太想揍扁他。

弟弟的病情在我大學的時候,走向另外一個局面。需要接受新藥物的試驗,又缺少不了昂貴的免疫球蛋白。媽媽照顧弟弟的次數一多,即使手腳再伶俐,但沒辦法配合工廠加班,媽媽還是不得不黯然的離開工廠。穩定的頭路、優渥的薪水,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辛苦的路邊攤的經營。

每每聽到朋友對於騎樓路邊攤的鄙夷與歧視,就很想跟他們說:「你們知道嗎?擺路邊攤,很多時候,是台灣弱勢家庭生存的唯一方法。」

不能怪同學他們,因為相對位置較好的人,總是比較少關注周邊的世界。

頂尖大學,其實不太承認自己學校有弱勢學生,彷彿這樣就可以澄清什麼。關於弱勢獎學金的申請,也都放在隱秘的角落。在學務處外,假裝翻閱菁英獎學金。待比較沒人的時候,迅速翻到最後幾頁,才會是弱勢獎學金。快速記下申請的相關資訊,在比菁英獎學金更短的時間內送出申請。

人家是《海豚灣戀人》的編劇,我則是《台灣龍捲風》,編劇時間更短,還要結合時事,有時甚至前天才完稿。最重要的,是要灑狗血,這是弱勢必備的境遇。

上了大學後,麻煩的事來了。申請獎學金,必須要有老師推薦信。不得不說,真是上輩子燒香才得來的福氣,我遇到了非常好的老師,他姓姚。

姚老師幫我寫了一篇又一篇的推薦信,給了我很多必備的教科書。開學的書買起來,有時候會超過住宿費。讀大學真的很燒錢,認真讀大學,要燒更多錢。上大學人人都行,要讀書,卻是有錢人才做得到啊。

隨著年級越來越高,我拿的書卷獎數量越來越多。我並不是那麼認真的人,但書卷獎等於錢,是額外的錢,補足打工的不足。成績越好,能申請的獎學金數量跟金額都越高,推薦信的數量也從一封到兩封,甚至三封。但無論如何,姚老師都一定是其中一封。或許他會說最近很忙要我等久一點,但我從來沒有被拒絕過。老師不會像我爸爸一樣,干涉我錢應該怎麼規劃,要我不要隨便亂花。只是默默的寫好,跟我說:「加油,阿足,一定領得到,領到愛ㄟ記咧請我呷飯。」沒有一次真的要我兌現。推薦信都要彌封,裡面寫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直到快畢業前,有二筆獎學金因為不能重複領取,我選擇了金額較高的一筆。多出來的推薦信,我打開,終於看到老師在裡面寫的。

「能夠藉由讀書領取獎學金,改變她的未來,就是社會流動的最好證明。」

我把信寶貝的用小袋子裝著,放在畢業活動的時光膠囊裡面,交給畢聯會埋在土壤,等待十年後功成名就再去挖出。可惜的是,畢聯會的朋友告訴我,終究他們還是忘了埋我的時光膠囊,也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我真的很傷心。

姚老師很優秀,我得到的從來不只是獎學金,而是我之所以活在這世上的理由,以及尊嚴的證明。我印象中,老師被提名了很多次傑出教學獎,但都沒有得獎。原因很多,教育界總是黑幕重重。第三還第四次提名吧?我恰好在評審的現場打工,老師接受評審時,看著我,看著眾多的評審委員,指著我說:

「我不在乎有沒有拿到這個獎,也不覺得教得好要靠這個獎來證明。她是我教出來的學生,非常優秀。」


社會充滿歧視, 窮人想拿獎學金還得編劇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