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慶以嚴格教養 訓練子女

  • 在〈王永慶以嚴格教養 訓練子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王永慶對姪子們的要求,也比照自己的子女般嚴格,疼惜也是一視同仁,王永在的子女們對伯父更是絕對服從。在王永慶眼中,姪子們、子女們,都是王家的子孫,沒有差別。

王永慶以嚴格教養 訓練子女

台塑集團若是一個王朝,王永慶就是一國之君。王永在以兄為尊,王家二代成員的教養,全由王永慶作主。所有教育、生活費皆從王永慶與王永在的共同帳戶支出,但核決者是王永慶。

王永慶對王家二代要求有多嚴格?
當年王永慶還以游泳健身時,不管春夏秋冬一定都在住家的室外游泳池晨游, 而且還要挖起同住的三房女兒們|王瑞華、王瑞瑜、王瑞慧等一起游泳。冬日的清晨,池水冰凍刺骨,女兒們總不願下水,王永慶就一個個把她們丟進水中「特訓」。

而王永慶二房子女王貴雲、王文洋以及王永在大房兒子王文淵、王文潮等人,小學畢業就被送到英國當小留學生。平常念寄宿學校,休假日就回到倫敦西北十一區購買的兩層樓房,同住一屋簷下。沒有幫傭或阿姨料理三餐,打掃清潔全由二代成員輪班包辦。王家二代二十多年沒有回台,只因為王永慶要他們「獨立」;王永慶與王永在到英國探望他們的次數屈指可數。

儘管早已富可敵國,但王永慶從不給王家二代子孫過多的零用金。不管是到英國留學的王貴雲、王文洋、王文淵與王文潮等人,還是到美國念書的三房女兒王瑞華、王瑞瑜等人,王永慶給的生活費總是剛剛好;要額外花費的,得自己寫信跟王永慶要。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王永慶三房女兒王瑞瑜曾說,在美國唸書時,每週都要寫一封家書給父親,內容不可以流水帳似地報告生活點滴,必須言之有物;父親在忙完工務、夜深人靜時會親筆回覆每一封信,「這就是父親對我們的愛。」王永慶辭世後,王永慶三房女兒們曾有意將王永慶的家書出版,把父親數十年來的做人處世智慧永世留傳; 最後據說因無法取得王文洋的同意而作罷。據傳王文洋反對的理由是,父親王永慶遺留下來的任何事物包括書信,都是所有子女共同繼承的遺產,要如何處置, 不是任何一方可以片面決定。多年來,王文洋與三房家族成員間的嫌隙,隨著多起跨國官司的纏訟,早已深深烙印於彼此心中。對王瑞華而言,更是如此。

曾經王瑞華努力想讓「哥哥」王文洋與爸爸重修舊好,王文洋清楚王瑞華的用心,也對這個妹妹豎起大拇指肯定,直誇「瑞華很棒」。台塑最高顧問李志村甚至藉由兒子結婚宴客的機會,將王永慶二房與三房成員安排在附近,希望化解兩房成員的心結。當晚,王瑞華就拉著王文洋的手腕,邀他去跟王永慶敬酒。

有一段時間,王文洋會跟著其他二房姐弟在週末回到台塑大樓十三樓探望父親, 而三房成員也會刻意在當天迴避,將時間留給二房兄姐們。親友撮合,就盼能讓王永慶與王文洋斷了多年的父子情感回溫。最終,仍是事與願違。不希望父親晚年徒留遺憾,王瑞華曾努力讓父親與二房哥哥王文洋的父子情破冰;或許正因為如此,王瑞華對於父親辭世後,王文洋接二連三的訴訟,讓家事成了台灣人茶餘飯後的八卦更難以接受。情緒向來不外顯的王瑞華,甚至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氣憤難耐地說:「就是無法讓他得逞⋯⋯。」

冷與熱 王瑞華、王瑞瑜
如果王瑞瑜是奔放的紅玫瑰,那王瑞華就是冷若冰霜的白玫瑰。就連王家親友談起她,也總只有一句「她從小就話不多」。對內,王瑞華如同董座王永慶的分身, 她所說的話、所做的事,就代表王永慶的旨意,王家親友見到王瑞華也讓她三分。對外,王瑞華仍不易親近,見到媒體頂多就是點頭致意,不會停下腳步、也不會多說一句。唯一的例外是二○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台塑集團運動會後,於長庚球場舉辦的集團主管聯誼晚會。

當時台塑、中信金、旺旺等三財團攜手入主壹傳媒的傳聞曝光,但總裁王文淵接受記者詢問時,僅回覆「有某種程度意願,但還未決定,下週三行政中心會議才會拍板」,不願證實。後來王家二代分開逐桌敬酒,王瑞華敬酒敬到媒體桌,我冒出一句:「副總裁,以後台塑集團與壹傳媒就是自家人了?」當下王瑞華直覺反應說:「對!」發現自己間接證實了傳聞,她不禁笑了出來。我主跑台塑新聞十年,這是唯一一次,從王瑞華口中得到「意外驚喜」。當晚的另一個驚奇是,原來王瑞華的酒量之深跟情感一樣內斂,深不可測。

王瑞華喜怒不形於色,但她內心柔軟。一名嘉義獨居老人陳三寶接受「勤勞基金會」的捐助,改善住家環境,特別北上到記者會現場謝謝王瑞華。患有白內障的陳三寶因手術失敗導致視力模糊,看不到站在一旁的王瑞華,在志工的協助下, 才將臉對著王瑞華吃力地說:「金多謝!幫我修理厝,讓我很方便,下雨天也不用擔心⋯⋯」王瑞華當下僅微笑說:「現在應該比較方便了吧!」記者會結束後,王瑞華隨即私下指示主管安排陳三寶到嘉義長庚醫院接受治療,之後還不時關心後續病況。

相較於姐姐王瑞華的「冷」,妹妹王瑞瑜的真性情,就像太陽一樣溫暖。雖然貴為千金,但她總喜歡跟熟識的主管們定期聚餐,多年下來大家情感深厚。開心時大家同歡,難過時彼此取暖。在王瑞瑜失婚最低潮的時期,是這些好友們的肩膀,讓王瑞瑜依偎,支撐著王瑞瑜度過難關。私下閒聊時,內部主管們總以「總裁」、「副總裁」稱呼王文淵與王瑞華;但提及王瑞瑜時,總是親近的稱「瑞瑜」,顯見彼此之間相處沒有距離。

處事八面玲瓏、為人風趣幽默,王瑞瑜是二代成員中與外界有較多接觸者,而她也善用這些人脈、資源,推動台塑集團朝多角化轉型,盼能拓展台塑集團的事業布局。例如,王瑞瑜時常向台大EMBA學長、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請益,了解尹衍樑在生技業及房地產業的成功之道;而台塑集團也在二○一四年決定啟動台塑集團總部逾六千坪的都更案,台塑生醫也成功跨入新藥研發市場,與聯亞生技合作專注單株抗體藥品開發。就連轟動一時的壹傳媒交易案,台塑集團之所以與中信金攜手合作,也是王瑞瑜居中牽線的結果;在此交易案之前,王文淵與辜仲諒素未謀面,亦無私交。

儘管私下對集團多角化布局貢獻良多,但王瑞瑜緊守妹妹的分際,在公開場合總將焦點留給堂兄王文淵、王文潮及姐姐王瑞華,樂於扮演綠葉。私下更不時邀約王文淵、王文潮出席媒體餐敘,希望能建立台塑集團與媒體間的信任。堂兄妹間的情感,比親手足更親近。

然而,不願出風頭的王瑞瑜,若遇到有人詆毀母親李寶珠,則會奮不顧身地戴著鋼盔上戰場。儘管與她對戰的是二房哥哥王文洋,也儘管她清楚一旦交戰便難以全身而退,也在所不惜。二○○九年六月二十三日,當時任職於蘋果日報的我專訪王文洋,一小時的專訪錄音帶整理出一萬字的逐字稿;隔日,蘋果日報A4版刊出王文洋的整版專訪,標題是「王文洋:父親死因,我要查清楚」,引起外界軒然大波。二十四日傍晚,我接獲王瑞瑜電話,盼蘋果日報能以「同版同篇幅」讓她說明清楚。迄今,我還能記得王瑞瑜激動地在電話裡說:「我今天不出來說清楚,全台灣的人都會以為我們默認他(王文洋)的指控。」

六月二十五日傍晚,我專訪王瑞瑜一小時。隔日,A4一整版「王瑞瑜氣憤反擊:王文洋太超過」的報導,讓王瑞瑜為母發聲。在那一小時的專訪中,王瑞瑜清楚地說明父親驟逝美國的過程,也對王文洋私下從未提及對父親死因的疑惑,如今卻對媒體影射大表不滿。當話題一提到母親李寶珠時,王瑞瑜不禁哽咽,她質問王文洋:「你覺得心安嗎?你對你阿姨(王文洋對李寶珠的稱呼)說得過去嗎?」

激動之處,王瑞瑜雙手合十地說:「我今天出面,第一是要否認死因問題,第二是希望王文洋沒有證據和實際的判決,請你不要傷害無辜的人,尤其不要傷害我母親。」專訪不久後,一名台塑集團主管對我說:「你那篇瑞瑜的專訪我看了,我只告訴你,她是最溫柔也是最勇敢的瑞瑜。」


王永慶以嚴格教養 訓練子女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