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青貧時代:念到財金碩士 起薪也只有兩萬六

  • 在〈無奈的青貧時代:念到財金碩士 起薪也只有兩萬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碩士起薪會比較好吧?」她當時是這麼想的。然而完全出乎陳芳君意料的是,人生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是兩萬六,不但與她預想中的三萬二差了六千元,而且還是隔週休。雖然每天工作八小時,但換算時薪後只有155元,只比基本時薪多了22元。

無奈的青貧時代:念到財金碩士  起薪也只有兩萬六

圖片來源: Gareth Williams 樂威壯

青貧,越來越貧

我看著陳芳君(化名)放在桌上,當時剛發售不久的黑色iPhone 7,或許是察覺到我狐疑的目光,陳芳君笑著趕忙解釋:「為什麼我會有iPhone 呢?這個很奇妙我一定要跟你分享一下!」

原來陳芳君在正職之外還經營粉絲團,偶爾接接案子貼補生活開支,此外,她就像獎金獵人,絕對不放過任何可以抽獎或折扣的機會。有天陳芳君分享某個潮牌的粉絲專頁參加抽獎,沒想到還真的讓她抽中這支才剛上市不久,單價比她月薪還高的iPhone 7。「結果我媽就說我把這一整年的好運都用完了。」陳芳君大笑著挖苦自己沒有偏財運,如此一來好像真的把一年的好運都用盡了。無時不刻都可以展現燦爛笑容的陳芳君,她那帶點苦中作樂成分的神情讓我印象深刻。

二〇一六年十月才從嘉義搬來台北工作,二十三歲的陳芳君還帶有一絲學生氣質,現在是一家遊學代辦公司的行銷企劃人員。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考大學時陳芳君順應父母的心願,選擇她不是很有興趣的財務金融系,但她還是努力在三年內提早畢業。畢業當時考量到未來工作的前景,陳芳君又繼續攻讀研究所,取得財金碩士學位。「碩士起薪會比較好吧?」她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而完全出乎陳芳君意料的是,人生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是兩萬六,不但與她預想中的三萬二差了六千元,而且還是隔週休。雖然每天工作八小時,但換算時薪後只有155元,只比基本時薪多了22元。

如果從勞動部的起薪統計來看,二〇一五年碩士以上學歷平均起薪為32,638元,所以陳芳君對於碩士學歷起薪的想像其實算是準確。但如果把數據往前推十年就會發現,研究所以上學歷起薪自二○○六年開始停滯,一直在三萬二千元與三萬元之間上下震盪。而其他學歷的起薪也好不到哪裡去,一樣呈現停滯的狀態。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勞動部的資料庫是把碩士與博士的起薪一起列入計算,實際上碩士的起薪可能還要更低。

這跟許多人對於碩士薪資的印象似乎有點落差,然而如同林秋容男友與陳芳君的遭遇,如果不是需要特殊專業的行業,碩士學歷已經不是職場萬靈丹,更像是學歷低標。

因此,陳芳君覺得兩萬六的起薪「有點低」,也很疑惑。「我一個碩士怎會起薪是這樣?」她跟企業主極力爭取,但公司的態度很明確,除了基本學歷,注重的是求職者的工作經驗,「就算你學歷再優秀也是一樣。」陳芳君感到沮喪,因為從財務背景轉換到行銷企劃,沒有相關經驗與資歷,即使她在學期間學業成績突出,也擁有許多活動資歷,公司最後還是決定試用期給兩萬六的薪水。兩萬六千元已經比二〇一五年台北市的每人平均消費支出還低,可說是徹底貧窮,而這還是碩士的起薪。

「我就是青貧,越來越貧。」陳芳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仍掛著微笑,自我挖苦的表情說明她的無奈,「我自己就是很明顯的青年貧窮啊。」她接著又補上這句。

兩萬多元的收入,加上和雙胞胎妹妹共同租在大安區靠近上班地點的房子,陳芳君每月的財務壓力相當沉重。因此,當我注意到陳芳君手上售價比她一個月薪水還高的iPhone 7,還沒等我問,她便分享了獲得手機的神奇過程。

「我們比較不注重自己外在的行頭,因為我們會覺得你用那個很貴的東西,別人說不定把那筆錢省下來。你買了兩季那個新的東西,別人把錢省下來,他可以買一套沙發,可以買一台洗衣機,慢慢地我一個家就拼湊成了。」簡單來說,陳芳君對抗低薪的方法不外就是「省」。

為了省錢,姊妹倆無所不用其極,以求達到每分錢的最大效益。


無奈的青貧時代:念到財金碩士  起薪也只有兩萬六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