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的失敗,都是一種推進

  • 在〈每次的失敗,都是一種推進〉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從「如果」找出的可能性,是非常具有力量的,它們是創新的種子。但就算你有絕佳的彈跳力,也無法從想法一步跳到美夢成真。

每次的失敗,都是一種推進

有些人之所以能成為具有創新能力的提問者,是因為他們有讓想法成形且加以實現的能力,而這些能力大部分源自於堅持與決心。在提問過程中,最重要的最終階段就是「如何」,當你問完所有的「為什麼」與「如果」,就是必須找出「我如何實際完成」的時候了。這是行動的階段,不過仍是由問題驅動,只不過大部分是實際執行面的問題。

「我該如何決定:在所有想法中,哪些是我要致力追求的?」
「我該如何測試這些想法,才能得知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
「如果我發現不可行時,如何找出問題在哪裡並加以修正?」

相較於過去,今天的我們更能建立想法與提出問題。我們可以運用電腦素描軟體,把進行YouTube 影片、開設示範網站、進入社群網路尋求支援,或甚至可以發起一個計畫,集結所有人的資源,一起解決問題或創造新事物。

在當時,菲利浦斯沒有這些資源,他用手畫草圖,在自己的地下室用黏土做模型。他曾在廚房裡,用爐子燒製義肢會用到的原料,他告訴我:「我得在五十磅(約二十三公斤)重的熱碟子之間燒製組件,我被燙得很慘。」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菲利浦斯大概製作了兩、三百個「彈力腿」(Flex-Foot模型),雖然很多模型在第一次承受身體的重量時,就壞掉了。但是每當有一條腿壞掉,他就會透過提問的方式解析失敗原因:

「什麼會壞掉?如果我調整材料成分的話,結果會是如何?這個新模型的支撐力如何?」他每摔倒一次,就越往前邁進一步,越來越接近突破。在整個過程中,每次的跌倒都是一種推進

菲利浦斯的「彈力腿」在一九八○年代中期開始開發,到他在二○○○年賣掉這個產品線與公司時,義肢產業等於完成了一次革命。雖然「彈力腿」產品線有許多型號,可滿足不同用途,但最神奇的非「獵豹腿」(Flex-Foot Cheetah)莫屬,它結合了各種不同的應力(跳水板、動物的後肢、古中國的彎刀)。它的曲線形狀改變了所有事情:包括我們對義肢的認知、義肢應該長什麼樣子、以及肢障者可以用義肢做些什麼。

有了菲利浦斯發明的義肢,肢障者就可以攀登聖母峰:艾美‧慕琳絲(Aimee Mullins天生沒有腓骨,在嬰兒時期就作了膝蓋以下的雙腿截肢手術,她學習靠義肢走路、跑步。之後, 參加國家級和國際級的短跑比賽)代表喬治城大學參加全美大學體育協會大賽,成為第一個在這項賽事中出賽的雙腿截肢短跑選手。

而最知名的,則是南非短跑健將奧斯卡‧佩斯托瑞斯(Oscar Pistorius),他在二○一二年的奧運會,以兩條「獵豹腿」義肢參賽。

至於菲利浦斯在有了這條腿後(經過幾十年的探索,他提出的問題找到了答案),終於能重拾他最熱愛的事:每天在加州曼多希諾(Mendocino)的住家附近,沿著海邊跑步。

不跑步時,菲利浦斯就努力開發新的義肢,希望為肢障者做更多事。其實,幾乎在開發出獵豹腿的同時,他就開始問:「為什麼它要這麼貴?如果我的設計做些改變,例如運用新的材料、不同的流程,能不能讓它變得更平易近人?我該如何執行?」

對善於發問的人來說,這是一種普遍現象:他們找到的每個答案,都會帶來新的問題,不斷發問就像不停呼吸一樣自然。但他們是如何變成這樣的?為什麼大部分的人不是如此?


每次的失敗,都是一種推進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