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血汗工廠 ,中國與越南學生處處遭壓榨

  • 在〈日本血汗工廠 ,中國與越南學生處處遭壓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來到日本之後,我覺得自己像鬼魂—很難被人看見的鬼魂。職場裡的日本同事彼此交談時,永遠只會用『那個中國人』來稱呼我。山田不管在哪場談話裡永遠是山田,而我卻不是陳先生,只是『那個中國人』呢?日本從來不是個友善的國家……」

日本血汗工廠 ,中國與越南學生處處遭壓榨

二○○二年在東京念語言學校時,身邊很容易找到和我一樣單純熱愛日本、渴望將夢想放進大容器、渴望在東京尋找未來的外國人。

在那個年代,大家的字典裡沒有罪惡感一詞,除了上語言學校外,下課後逛街、買日雜、無防備接受路人搭訕、沉迷在電視機前看《戀愛巴士》(あいのり)和《SMAP×SMAP》……沒有哪件事不是理直氣壯。為什麼呢?留學生階段只需要煩惱如何了解真正的日本,而所有「吸收情報」的手段不過是為了讓自己更順利融入日本罷了。

帶著這種心情,學業完成後選擇繼續留在日本的同學,最終都在日本社會中找到了位置。有人和我一樣,順利進入大企業成為東京OL;有人成了日本人妻;有人雖然回臺灣創業,卻成了臺日橋梁,促成許多商業合作。日本,應該是個用來實現夢想的國家吧?!

但很遺憾,同樣問題如果拿去問我的中國留學生朋友,他可能會打上問號: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來到日本之後,我覺得自己像鬼魂——很難被人看見的鬼魂。職場裡的日本同事彼此交談時,永遠只會用『那個中國人』(あの中国人)來稱呼我。為什麼山田不管在哪場談話裡永遠是山田、小林永遠是小林,而我卻不是陳先生,只是『那個中國人』呢?日本從來不是個友善的國家……」

二○一五年岐阜縣發生除草用山羊被越南留學生偷去吃掉的事件。我不忍心看完新聞報導,但腦中的停止鍵卻像失控似的自動跑完了整個流程——留學生們合力偷羊、血淋淋宰羊、煮羊來吃。

「越南人真野蠻!」

不可諱言,當時我心中就是浮出了這樣的感想,直到被告越南留學生用拙劣的日文寫出的謝罪文浮上檯面後……

「我把越南老家做擔保,借了一大筆款項才來到日本,我得在這裡賺錢,他們也告訴我可以賺很多錢(實則不然)。沒日沒夜工作了七個月(凌晨六點到半夜兩點),我早就筋疲力盡。逃出工廠後,身上既沒錢,日文也不通,周遭完全找不到願意幫助我的人。就在這個時候肚子餓了,我真的還想活下去……我需要食物!我只能偷竊!我對大家感到很抱歉……」(被告越南留學生)

  

看似歡迎留學生,實則歡迎廉價勞工的日本政府,以及謀取暴利的越南人仲介、無良的日本企業……每個單位都只顧自身利益而選擇去犧牲、扼殺他人夢想,把外國留學生逼到絕境。不要說殺羊,就算殺人都不稀奇!日本,還是個用來實現夢想的國家嗎?

能將一份心情完整保留到最後,是多麼幸運且艱難的事,曾經也是留學生的我們始終非常珍惜日本的栽培,但看到作者觀察日本的現狀而寫出的這句話,讓我深深打了冷顫:

「面對壓榨自己的日本社會,這些外國人的復仇正要開始。」


日本血汗工廠 ,中國與越南學生處處遭壓榨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