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你其實是在逃避

  • 在〈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你其實是在逃避〉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論壇上吐苦水,自認倒楣,雖然嘴上說得好聽「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就當作花錢消災嘍!」但實情是,很多人選擇了逃避,逃避自己的「不會」。

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你其實是在逃避

圖片來源:Joe C樂威壯

我的背包客朋友彭健倫跟許多年輕人一樣,選擇花兩年的時間到澳洲去打工度假,出外難免會遇到問題,比如被雇主積欠薪資、被錯開交通罰單、發生工作傷害或車禍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遇到存心占便宜的惡房東等。碰到這些倒楣事時,他漸漸發現自己的態度,跟身邊其他很多來自台灣的年輕人很不一樣:

「很多同樣從台灣來的年輕人,覺得自己語言不好,不懂法律,總是說這個不會,那個不會,所以在國外遇到問題,就輕易選擇了逃避。」

一想到要用英文填寫申訴表格,甚至到時要出庭,從小到大就算天塌下來也有人扛著的年輕人,突然發現爭取權益要靠自己的時候,就退縮了,最後頂多就是到「背包客棧」論壇上吐吐苦水,提醒後來者避免重蹈覆轍,摸摸鼻子自認倒楣,不了了之。雖然嘴上說得好聽

「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就當作花錢消災嘍!」

但實情是,很多人選擇了逃避,逃避自己的「不會」。

說不定有一部分選擇到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本身就是抱著逃避的心態出國的,工作不順想找藉口辭職,或離開學校卻不想面對找工作的壓力,沒想到出國以後又遇到工作壓力、法律問題種種不如意,所以開著車,從一個遇到壞人的城市逃到另外一個即將遇到壞人的城市,從一份不堪的工作逃到另一份也最終變得不堪的工作。

只想記得曾經擁有的快樂片段,把壞事都當作沒有發生,但陰影其實一直在心頭揮之不去,不是嗎?日後回想起來,總有一個疙瘩。

「澳洲其實種族歧視超嚴重,很多房東知道我們人生地不熟,也不敢告 他,所以根本故意刁難!」

「澳洲政府超黑暗!稅是百分之二十九起跳,而且是預扣,退稅只能用英文,存心要賺我們英文不好的人的錢!」

當許多人選擇逃避的時候,彭健倫卻決定挺身而出,學習去面對制度,幫助無助的同鄉。

他跟大部分去打工度假的台灣年輕人有些不一樣,不只是忙著賺錢或是過自己的生活,當他從菜鳥變成老鳥,看到很多新來的台灣、香港年輕人,遇到的問題已經不只是單純如何適應英語環境、找工作、租房子。遇到工作傷害、薪資糾紛、車禍後處理等等的法律糾紛,不知道該如何按照各州不同的法規應對時,他將自己在澳洲打工度假簽證效期剩下的半年,分文不取地用來義務協助處理了一百多件打工度假者遭遇到的法律案件。

「一開始我覺得是因為我英文比較好,後來我漸漸發現,對很多到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來說,語言並不是他們遇到這些麻煩事最主要的原因,而是因為根本不想面對任何不愉快的事。」

「那你為什麼要幫他們?」我曾經好奇地問過彭健倫。

「幫助人不是應該的嗎?」他理直氣壯地說。一聽到這樣的答案,我突然覺得語塞,是佩服的那種

「那你怎麼會知道該怎麼處理?你是念法律的嗎?」

「不是啊!」他笑了。「剛開始什麼都不會的時候,我覺得每個問題都很難。作為新手,我靠大家給我的案例一步一步很踏實地累積經驗,去找外交部駐外單位,還有跟當地法院、政府機關交手,建立自己的know-how與SOP,前面或許會有些差池,但每個步驟的過程我都會思考有沒有更好的方式,或是思量上呈給法院的申訴文書應該怎麼寫最好。所以現在的我,比以前了解更多,而且可以直接幫助到許多有困難與問題的人,知道怎麼可以用最快的方式,令案子得到滿意的結果。對我來說,看到自己能力的進步與提升,就是最大的報酬!」

一樣是這些經驗,最後一定會轉換成為對自己未來人生有用的力量。就像他自己說的:

「許多人問我,出國打工旅遊是不是用一、兩年去換一個改變自己的機會?我覺得不是!你是用一、兩年的時間去換改變自己的『無數次機會』。」

換句話說,他在澳洲幫助別人的過程中,為自己爭取到改變人生的機會,也因為這樣,他才會想要完成《超實用澳洲打工度假武林祕笈》這本書,還開發澳洲打工度假者專用的中文急難救助APP。


我才不屑跟那種人計較!你其實是在逃避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