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開玩笑,慘遭同事排擠還差點被開除

  • 在〈我愛開玩笑,慘遭同事排擠還差點被開除〉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主管把我叫進辦公室,表情嚴肅地說:「蘿拉,我們要把妳列入開除的觀察名單。」我心想要是第一份工作就被開除了,以後誰還敢用我?眼淚不爭氣地滑了下來。

我愛開玩笑,慘遭同事排擠還差點被開除

圖片來源: Julia Lamphear 樂威壯

我念書都是我爺爺付學費,這是我的一大優勢,讓我可以沒有貸款負擔,選擇自己喜歡的職業。不過,爺爺想要我選擇能錢賺的工作,他說:「一定要找待遇好、能照顧妳的公司。」這是那年代大部人的心態:讓公司照顧你的生活。我接受了。

大學畢業後我搬到紐約,只認識一個人。沒有家人和朋友支持,我經常覺得很焦慮,雖然在當時全球最大的揚雅廣告公司〈Young & 〉找到媒體企劃工作,我仍然覺得自己每天好像緊緊攀在岩壁上,死命想保住飯碗。

那樣的心境讓我更是無法承受那一次差點被開除的事件。

我認為自己工作表現很好,也很認真學習,經常加班到很晚,甚至週末還會進公司加班,完成被交辦的工作。跟許多人一樣,我以為績效評量只看工作表現,殊不知我的社交行為也在評量範圍內,包括我在休息時間的行為舉止。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在茶水間或午餐時,我很愛說笑、不太拘束、喜歡講真心話、開玩笑,我總是率直地展現真實的自我,把那個有點前衛、不在乎傳統禮數的我,毫不掩飾地攤在陽光底下。

大約一個月後,主管把我叫進辦公室,要我在她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坐下。我坐了下來,心想她大概是要稱讚我的工作表現,沒想到主管表情嚴肅地說:「蘿拉,我們要把妳列入觀察名單。」

「列入觀察名單?什麼意思?」我問

主管說,公司有觀察員工行為的制度,在觀察名單上的員工不會立刻被開除,但會被警告,讓他們有時間改進,讓主管繼續評估表現,再做最後決定。

我聽完震驚到不行,腦中只剩「開除」二字不斷迴盪。「開除?為什麼?」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滑了下來。我一向以自己為傲,這個消息讓我非常不解:「我不懂,我有什麼問題嗎?」

主管說這跟工作完全無關,而是有幾個同事跟她打小報告,說我為人「刻薄」。我含著眼淚笑了出來,難以置信地問:「刻薄?我說了什麼刻薄的話了?」 她轉述了幾句我說過的「刻薄言論」。我解釋,那些只不過是我在影印機前排隊、或在洗手間對著鏡子補妝時開的小玩笑,第一次進入職場工作,我只是笨拙地想跟同事打交道而已。

主管臉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消失了,她奇怪地看著我說:「妳知道嗎?妳看起來並不刻薄,除非妳現在是在假哭,否則妳看起來很善良。

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大概是文化問題吧,妳可能還不適應這裡的文化,大家不了解妳的幽默。」

但我還是不懂,結結巴巴地問:「他們怎麼會不﹃了解﹄我的幽默?幽默不是都差不多嗎?」她說許多同事都來自美國南部和中西部,而我來自東岸的邁阿密,也許我的幽默有點過於諷刺或尖銳了,於是她建議:「這樣好了,妳先不要再開玩笑,我們一個禮拜後再來談好嗎?」

我開始懷疑自己,心想自己怎麼會在這麼重要的第一份工作上錯得這麼離譜?要是第一份工作就被開除了,以後誰還敢用我?到時候我就得回邁阿密,進爺爺的建築公司工作了〈爺爺其實很希望我進他公司做事,但對我來說,那就代表失敗、代表我不能靠自己獨立〉。我究竟能不能收起原本愛開玩笑的個性,改用「假面孔」面對這個世界?

主管開導我,她說她非常了解我的情況,其實她剛進公司時,也必須學著改變自己的個性,因此她很有把握地說:「我做得到,妳也一定可以!」她是公司第一個從祕書升到經理、再到高階經理的黑人女性。

主管興奮地說:「我們只要磨掉妳一些稜角就好,妳現在就像一棵野生的樹,我們要把妳修剪成整齊的灌木。」她邊說邊將兩手分開,高舉到頭部上方,用食指和中指比出剪刀修剪東西的動作,彷彿正在剪著灌木多長出來的枝葉。

「修剪灌木?」我有點哭笑不得,卻永遠忘不了她用手當作剪刀剪來剪去的那一幕,或者說,我突然了解到,她其實是在說,即使她已經爬到高層,仍然不能表現出真正的自己。

我還是很好強,想證明自己可以在美國大企業生存。

於是我不再嬉鬧、開玩笑,開始注意自己說出的每句話,也就是說,我開始表現得端正又無聊。我有工作上的「朋友」,和他們在一起時,我會藏起自己真正的樣子。結果不到一週,主管就把我叫進辦公室,告訴我,我已經不在觀察名單中了,只要我不再隨便開玩笑,一切都沒問題。

我強迫自己學習這套特定的企業行為與言談模式:回答別人問題的方式、對事情的反應方式、種種的禮節和言辭等等。雖然後來我運用得愈來愈嫻熟,卻也開始思考:或許我並不適合在知名大企業工作。


我愛開玩笑,慘遭同事排擠還差點被開除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