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懂到自我懷疑—轉戰網路媒體經驗談

  • 在〈從不懂到自我懷疑—轉戰網路媒體經驗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像一顆種子,在緯來被扎實地種下,而NOWnews則是大量灌溉養分讓我成長的地方,再次回到打工的新聞媒體徹悟一個道理:「一名新聞跑得好的記者,成為好主播的機率很高;而一名好主播,卻不見得會是位好記者。」

從不懂到自我懷疑—轉戰網路媒體經驗談

在NOWnews 時期的標配:筆記本、筆、手機、相機。

大學主修新聞系專攻的是平面媒體編採,而非培養主播需具備的專業能力。事實上,採訪再重要不過,能藉此看出一位好主播如何帶給大眾所謂的正確新聞,所謂的「好」,不是相對於「壞」的那個形容詞,而是指對於新聞的價值理解,這點可說是NOWnews給我最大的啟發。

之所以轉戰網路媒體並非突發奇想的改變,這樣的想法出現於任職緯來時期。身為一名記者,在製作新聞過程中,每次能與受訪者交流的時間並不長,想要藉由採訪與受訪者培養出默契與信任,讓雙方能擦出更多火花、收穫更有深度的內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過去到現在,體育媒體不常有突發事件,但當賽事、事件發生時,「與選手關係不夠好」,會導致你很難在短時間掌握這條新聞訊息,更別說訪到當事人的想法。

舉例來說,假設有位指標性的選手在下午突然宣布退休,迎向人生新的階段,面對這樣重大新聞事件,電視台記者若交情不夠好,很難第一時間採訪到這位選手,也就無法即時更新訊息,大家僅能在晚上體育新聞時段獲得已知片段,然而,從宣布消息到新聞播出,中間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觀眾們卻僅能看到主播們敘述這則消息,而非更深入、更貼近該選手的內容。因為這樣的不足錯失了許多值得報導的內容,對於記者與觀眾都很可惜。

而網路媒體所能發揮的空間,恰好補足了電視新聞的弱點,不論是即時性還是深度皆然,因此奠定了轉換跑道的想法。除此之外,還在緯來的期間,就有「從事或創立網路媒體」這個選項在腦海中奔現,也是努力目標。經過電視台磨練,硬體操作已經很成熟,相對的,在採訪這一塊仍有許多不足。電視台體育記者在短短的採訪時間中,能做的僅是遞出麥克風,問上制式的問題,偶爾想對選手做更深入的訪問,卻礙於時間以及與受訪者的默契、信任不足,無法深入了解眼前受訪對象,更別說探索賽事、事件或是故事。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問題,缺乏對事件深入了解的採訪結果,要如何在主播台上將最好的內容呈現給大家呢?看到了網路媒體能進行深度採訪的優點,也評估了自身的不足,勢必得在採訪上下更多功夫。這裡提供大家一個精確的數字,佐證網路媒體較大發展性:在電視新聞中,一則新聞片段大約是落在九十秒至兩分鐘之間,以我的語速,這段時間可以講四百八十個字,要在時間限制內,完整敘述一個新聞事件,包括人、事、時、地、物及前因後果,實屬不易,另一方面,新聞長度一長,觀眾可能失去耐心,遙控器一按就轉台去了。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這次轉換跑道可謂集結了天時地利人和,除了對整體發展的評估,剛好在NOWnews的同事包含前長官楊政典,詢問我「跳槽」意願時,簡直順應了「當我努力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助我一臂之力」。身為一名一天不工作便覺面目可憎的工作狂,我無縫接軌地加入了NOWnews,期許在這裡汲取到足夠的養分,在進步空間中大跳躍,也樂於繼續享受媒體帶來的豐富度與多變生活。

從不懂到自我懷疑—轉戰網路媒體經驗談

洪總總是很認真回答我的每個提問。

不同於緯來,新工作認真填滿了生活,早上七、八點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選好要做什麼新聞並上網填稿單,是一個先搶先贏的概念,特別想寫哪條新聞就得手腳快速。這樣選擇新聞的優點是培養獨立判斷新聞價值的能力,去思考何謂值得報導的內容,而不再只是被動告知應該寫什麼、不該寫什麼。寫完稿後,大約中午就可以移動到球場一路到比賽結束。一天下來工作了十三、十四個小時很正常,但與熱情並肩前行的我非但身體不累,心理更是非常滿足。

長時間的實地採訪補足了前面所說,與選手間的默契與信任,主跑棒球線,每一場都得在球場待上至少六個小時,這段時間可以好好地跟選手、教練互動,挖掘所有運動場上酸甜苦辣的面貌,再如實地傳遞出去。在網路媒體的世界中,一個事件的發生就需要記者迅速去追、去報導,因此,環境訓練了當時的我得具備現今流行的即時新聞能力。邊看棒球邊寫新聞,另一手同時進行外電新聞的編譯,球賽結束稿子也好了,第一時間就能為觀眾送上熱騰騰的報導,這是網路新聞帶來的最大收穫與磨練,即時新聞出現的前後,我沒有任何不適應的問題,再度上演了一次完美的無縫接軌。

有電視台與網路媒體的經驗,我感受到網路媒體或是平面媒體宛如一場現形記,不論電視新聞稿寫得多麼出色,都勢必要經歷一段轉換的陣痛期,學會更有邏輯地編採一篇新聞。有時也是考驗自己道德良知的一把尺,聳動的標題確實吸睛,卻也同時存在標題殺人的現象。

感謝這段時間長官們給了很大的發揮空間,提供寶貴建議後讓我自由地創作。因為沒有審稿制度,必須對自己的新聞完全負責,也就導致了一些犯錯小插曲。永遠記得進公司的第一天,或許是太興奮,誤幫MLB球員Miguel Cabrera冠上了「牛奶小子」的綽號,但其實這是另一球員Melky Cabrera的暱稱,到班第一天就傻傻分不清楚,被長官訐譙了一下,差點想把自己埋在瑞光路上(公司位在瑞光路),這事件也提醒了寫新聞不像以往,是會在網路上保存很久很久,可千萬要謹慎別寫錯。

NOWnews工作時期,就算每天累得回到家就變成爛泥,仍舊是一灘成就感十足、作夢也會笑的爛泥。


從不懂到自我懷疑—轉戰網路媒體經驗談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