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面對的殘酷現實:一個月只能靠一萬塊生活

  • 在〈年輕人面對的殘酷現實:一個月只能靠一萬塊生活〉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目前我接的案量滿少的,一個月大概只有一萬塊。」秋葵平靜地說。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沒想到這個時代竟然還有年輕人可以過著一個月一萬元收入的生活。

年輕人面對的殘酷現實:一個月只能靠一萬塊生活

現實的「一個月一萬元生活」

「工作的時候會很愉快,但往往就會把自己掏空。」三十歲的秋葵在她台南新化鄉間的租屋處,一邊和我們吃著早上從附近傳統市場買來自己料理的午餐,一邊回憶她之前的工作經驗。

秋葵本名曾鈺芩,但身邊的朋友總喜歡叫她秋葵。目前是接案設計師的她,還為自己設計了一個秋葵剖面的Instagram 頭像,淡雅的顏色,柔和的線條,貼切地傳達她的氣質。

這棟坐落在新化的獨棟三層樓別墅,由秋葵與另外一位室友合租,每月的房租含水電四千元。房子布置得恬淡而雅緻,四方格局的客廳一角擺著秋葵閒暇時手作的月桃手工藝品,沙發旁則是她的工作區。工作區後方牆面上貼著電影海報,四處都有的小置物空間裡放著許多紀念品,不時會看到寫著可愛文字的卡片,另一個牆面則掛著室友拿出來隨意賣的二手衣物。不仔細看,你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家概念商店。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秋葵還養了一隻兔子「杯杯」,我們聊天時牠正安靜地蹲在沙發後方的插座附近,據說那是牠最喜歡的寶座。

一切看來就像是尋常上班族的生活空間,直到秋葵跟我提起她的月收入為止。

「目前我接的案量滿少的,一個月大概只有一萬塊。」秋葵平靜地說。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沒想到這個時代竟然還有年輕人可以過著一個月一萬元收入的生活,就算以這個為目標的陳芳君也沒辦法真的一個人靠一萬元生活,簡直是日本綜藝節目單元《一個月一萬元生活》(這裡的一萬元是日幣)的翻版。我不敢相信我聽到的事情,又再確認一次,「一個月一萬元?」

由於秋葵的收入完全靠接案,平均下來每月大約只有一萬元,有時甚至還會透支,連勞健保費都繳不出來,所以緊急時還是得跟家人借錢。但這樣的生活過了將近一年,秋葵已經可以大致掌控自己的收支達到平衡。比方最重要的伙食費用,秋葵早已對附近的市場熟門熟路,知道哪裡可以買到便宜的食材,有時甚至會有菜販像疼愛自己的女兒般送她菜,加上自己在外面小院落所種植的作物,金額可以控制在四千元以內。即使颱風天遇到葉菜類蔬菜上漲,也可以預先採買根莖類蔬菜度過,不會受到影響。再加上台中老家不時會提供一些物質或金錢協助,因此生活還過得去。然而,秋葵也承認,有時候也會想找份穩定的工作,畢竟現在的收支只能勉強打平。在沒有其他資源的情況下,「如果想要做更深入或更專業事情的時候,<其實真的需要有一點點資金,才有辦法做到很深入。」

雖然錢很重要,「如果有好一點的收入的話,其實是可以做更多事情。」但顯然秋葵看重的並不只是錢,況且她認為在台南生活至少也要有三萬元收入才能過得不錯,一萬元顯然差很多。錢少了,換來卻是秋葵認為最重要的東西:生活品質。

「時間比較自由,所以想要參加個人的活動,去上課或聽分享,對我來說現在都是可以去做這些事情的。」工作起來便會投入全副精力的秋葵,過去不但每天工時都超過十小時,連約會也都選在公司,讓男友在一旁看她工作。三餐為了趕時間一下子解決,完全沒有生活品質可言,和現在我所看到的細嚼慢嚥完全不同。

「所以其實我現在的生活品質比以前還要好。」秋葵特別強調,「就是刻意去追求這樣的生活,慢慢地走到有一點接近理想的生活方式吧?」

這種外人看來十分刻苦的生活,秋葵顯得甘之如飴,感到奇怪的反而是我。雖然親眼見到秋葵生活的樣貌,仍然無法相信真的有年輕人可以這樣過活,對於過慣都市生活的我而言,這一切顯得太不可思議。「你可能找到一個很奇怪的人。」秋葵靦腆地笑著回應我的疑惑。

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職場,每月的經濟狀況都像是在走鋼索,沒有任何存款,我仍不免為秋葵捏了好幾把冷汗。

降低物欲,達到理想生活

原本四年前在苗栗一家企業擔任設計師的秋葵,當時的起薪是兩萬三,雖然試用期過後一路調整到兩萬七,但仍處於低薪高工時。不久之後,秋葵漸漸發現公司的理念和她「友善環境」、「對他人有幫助」的理念有所衝突,於是一年之後離職,之後陸續在咖啡館和NGO工作,但薪資再也沒超過第一份工作。直到四年前因為工作單位解散,才開始在台南接案過著一萬元一個月的生活。雖然現在也常常需要一天工作超過十小時,但和過去那種為了工作全力付出,犧牲生活品質的狀況相比,無疑快樂許多。

以世俗的眼光來看,比起一般工作者,秋葵的確如同自己所說是個「奇怪的人」。

秋葵並不排斥金錢,但對於獲得金錢來源的工作,她更在意的是工作的意義,對人「是不是有幫助」。在金錢和工作的意義暫時無法平衡的狀況,秋葵選擇後者,但也意外找回生活品質。

不過,接案初期的秋葵難免對收入低且不穩定的生活感到徬徨,也曾想是不是該回去職場工作。但是在看了楊宗翰的《空屋筆記》部落格之後,秋葵受到很大的啟發,她發現原來也日子也可以用餐廳「最低消費」,和「最不耗費地球資源」的概念來過。「而且沒有錢的時候就會發現很多事情不用錢。」比方交換二手衣物、從圖書館借書,或以勞務換取食物,甚至也會有朋友來家裡一起工作時,順便帶來許多食物。秋葵總笑著說她身邊有很多貴人相助,「沒想到這樣的日子就過了一年多。」

儘管身邊許多人過著低薪且背負學貸的日子,自己也為了理念而寧願低薪,但幸運地是秋葵並沒有任何債務,頂多之前工作時曾幫家裡還房貸。秋葵很滿意現在精神充實的生活,特別是她的理念也慢慢地感染身邊的人,讓他們重新思考消費與生活的定義。雖然經濟匱乏,但秋葵的心靈卻無比富裕。

對於現在的生活,秋葵定義是「充電」,至於未來會不會回到職場,她自己也不敢肯定。經歷過台灣的低薪與長工時環境,秋葵選擇溫柔抵抗,以自己的生活完美示範抵抗資本主義剝奪個人自由的工作模式,忠實地做自己並且為理念選擇放棄物質生活。活得有尊嚴,活得更像自己,是她現階段最關心的事。一個月後,行事風格總出人意料的秋葵跟我說,她找到一份在埔里當園丁的工作,這下她的兔子杯杯有跑不完、吃不完的草地,而且包吃住水電和網路。「月薪三千」,接著訊息視窗裡傳來「哈哈哈」三個字。


年輕人面對的殘酷現實:一個月只能靠一萬塊生活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