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迷信人脈, 狂交際應酬只會一場空

  • 在〈工作上迷信人脈, 狂交際應酬只會一場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有太多人在迷信交際的作用,恨不得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如何認識有用、有趣的人」身上。可是,在你沒本事、沒有利用價值之前,你除了給人按讚之外,其實什麼都做不了。

工作上迷信人脈, 狂交際應酬只會一場空

圖片來源: Alexas_Fotos 樂威壯

每個人的朋友圈裡都有一個活得風生水起的人,我認識的這位叫九姑娘。

九姑娘是那種能把平常日子過出花來的人。她不會允許自己稀里糊塗地打發時間, 假期的消遣很多: 玩滑板、攝影、畫畫、 DIY手工藝品, 當慈善活動的宣傳員, 做藝術品展覽的志工, 又或者組個小團外出寫生, 抓些小昆蟲回家自己做標本⋯⋯

她的「玩心」重,也很會玩,跟她做伴會特別輕鬆。去哪裡玩、去哪裡吃、去哪裡住,坐哪一路公車、換幾號地鐵,是自助遊還是跟團遊,吃大餐廳還是特色小店,去人山人海的景點還是找獨家祕境⋯⋯她都會提前準備得妥妥當當的。

她貪玩,也寬容,她能在自己身上挖出無數的笑點來,也能接受所有關於自己的玩笑。有她在,從來就不會冷場。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有一次,我在一家花店門口遇見了九姑娘,她正彎著腰、認認真真地在讚美一朵快枯萎了的花。見我笑得快站不直了, 她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我是想讓它多活兩天,人家科學家做過實驗了,說對一個培養皿裡的細菌置之不理,對另一個培養皿裡的細菌每天都說表揚的話,後者長得更茁壯。所以我⋯⋯」

見我哈哈大笑,她手一揚,說道:「一邊兒玩去!」原來,有趣的人一個人的時候也很有趣。

九姑娘自己玩得不亦樂乎,但並沒有讓家裡人安心,畢竟,她還單身。在家裡人三令五申地逼迫之下,一個據稱是「足以改變你命運」的男人出場了權,可偏偏就是太無聊!

他有錢、有關於這一段,九姑娘講出了單口相聲的味道:「那是個月黑風高的星期五,我們倆約在一家挺有情調的飯店見面。結果寒暄了不到五句話,他就開始跟我說伊拉克問題,轉身又開始說南海局勢。問他平時的消遣,他說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偶爾會翻翻四大名著;問他日常興趣,他說看新聞聯播⋯⋯」

講到這時,九姑娘捋了捋頭髮,誇張地嘆了一口氣:「唉,和他坐在滿是紳士淑女的高檔飯店裡,居然讓我有了被班主任請到辦公室談心的感覺。」

遇見一個貧瘠的靈魂,無異於經受一場劫難:你跟他吃飯,會覺得難以下嚥;你跟他聊天,會覺得三觀〈編注:指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不合;就連乾坐著,都覺得累。

無奈的九姑娘最後問了那男人一句:「那你賺錢是為了什麼?」

男人一臉疑惑地說:「賺錢不就是目的嗎?」

見九姑娘沒再說話,大概是猜到了九姑娘的心思,說了句:「那,做個朋友總行吧?以後你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幫忙!」

九姑娘笑著說:「咱們不是一個路子的,還是做陌生人更合適。」

有太多人在迷信交際的作用,恨不得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如何認識有用、有趣的人」身上。可是,在你沒本事、沒有利用價值之前,你除了給人按讚之外,其實什麼都做不了。

過分地強調「人脈」的作用, 一味地強調交友的作用, 錯誤地以為: 只要認識了某個大咖就能解決所有的人生困境,只要進入某個圈子就能拿到所有難題的通關密碼,從根本上來說,不是懶惰,就是賴皮!

在這個強者如林的世界裡,永遠不缺少各式各樣的成功者,也不缺千篇一律的好看的臉,可唯獨,有趣的靈魂最難遇到。

有趣的人需要的不是那些點完菜就各自埋頭玩手機的朋友,不是那種關上門就想不出聊什麼的伴侶,也不是那種發完朋友圈就靜悄悄地聚會,而是同樣成熟、穩固、有趣的另一個靈魂。

一個無趣的人遇見另一個無趣的人,只會綑在一起爛掉;而一個有趣的靈魂遇見另一個有趣的靈魂,會因對方而熠熠生輝。

作家老舍先生是一個特別有趣的人。

有一陣子, 他的朋友花了六百元買了一頭花豬, 這在當時是天價。於是,老舍每次去這位老友家都會專門去拜訪這隻花豬,偶爾還會給牠作揖,因為在老舍看來:

「假若他〈花豬的主人〉與我共同登廣告賣身,大概也不會有人出六百元來買我!」

嗯, 你可以想像一下, 一個老頭子對著一頭花豬彎腰作揖的情景有多滑稽。後來,這頭花豬生了一場大病,老舍先生還專程去看望牠,像看個老友。

有趣的老舍交的朋友也很有趣,代表人物是翻譯家馬宗融先生。馬先生是個特別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但在老舍看來,他十分有趣。

比如約他晚上七點吃飯, 他的行程往往是這樣的: 下午三點鐘就出門, 出了家門,他能與每一個路人聊上十幾分鐘,管他是老太婆還是小學生;如果路上遇見吵架的,他還會上去勸解;遇上某處起火,他得幫著去救;遇上有人追小偷,他必然得加入,並且非抓到不可;看見某種新東西,不管買不買,他都會問問價錢;看到戲院出海報了, 不管看不看, 他都會打個電話問有沒有餘票⋯⋯如果看見誰新買了一根繩子,他馬上拿過來練習跳繩⋯⋯

等他到了吃飯地點的時候,飯局早就散了,他就不急不躁地原路返回,又照樣是找人聊天、勸架、救火、追小偷、問價格、問餘票⋯⋯

你看,有趣的人就像是塵封的老酒,越相處越有味道。而無趣的呢,就像是開了瓶蓋的可樂,放到後來,一點兒氣都沒了。

與有趣的人交往,就像是在讀一個看點多多的故事,就像是欣賞了一部笑點多多的喜劇,就像是遇到了另一個相似的靈魂,共鳴感鋪天蓋地。

這樣的朋友,不用拐彎抹角,不用寒暄。需要對方的時候就聊上一整天,想念對方了就一起去耍幾天;不怕分享了自己的開心事使對方嫉妒,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糗事遭到對方的鄙夷。兩個人既不需要浮在表面的客氣,也不必在內心深處戒備。

基於有趣而產生的友情,就像是兩個人掏出各自的記事本,發現有些相同的念頭和想法,有讓彼此歡欣雀躍的類似愛好,記錄過幾段略顯勇敢或愚蠢的過往,並被對方視為可愛。

除此之外,對方愛穿什麼風格的皮鞋,噴什麼味道的香水,專注過哪些人與事,又或者是無肉不歡、嗜甜如命⋯⋯這些在另一個人看來,都無比合理,根本就無須在意。

交友其實是件很殘酷的事,比如曾經那個「化成灰」你都能認得出的人,如今化了個妝,你就不認得她是誰了!

不信你看, 以前吵完架淚眼婆娑地鬧著要絕交, 第二天見面的時候, 抄一次作業、分一根火腿腸就能和好如初。如今呢,明明沒有矛盾,卻連「再見」都沒說,就心照不宣地再也不見了。

甚至到最後,你們比陌生人還陌生,卻連一句「為什麼」都沒有問出口⋯⋯

最悲哀的事莫過於,曾經笑顏逐開的兩個人,到如今已經陌生到連是否要按讚都要反覆思量的地步。

如果說真誠是友情的保鮮膜,那麼有趣就是友情的防腐劑!

絕大多數人維繫友情的方式卻是這樣的:年齡越來越大,性子越來越寡淡,不熱衷於交際,卻擔心圈子太小;生活越來越平實,內心卻又偏愛折騰;偶爾也會想著要聚聚,在一起時卻又是在各自玩著手機⋯⋯

所以,請你務必要珍惜那些主動找你說話,那些陪你聊天、逗你開心,甚至在你說了一句「嗯」之後依舊滔滔不絕的人,因為沒有誰會吃飽了撐著來討好一個自己不在乎的人。

三觀一致這種事情是強求不來的。這就好比是他能喝烈酒,那你就讓他自己去喝好了。千萬不要為了附和他,為了證明自己和他三觀一致而挑戰自己的酒量極限。否則,喝最烈的酒唯一的後果是去最好的醫院。

交到一個有趣的朋友是什麼體驗?大概是,你能保全自己的本性,同時對生活有了更多的期待。

就是那個人好像懂你購物車裡的東西為什麼要買,知道你為什麼要把一本小說讀八遍,也知道一起出門會逛哪些地方⋯⋯那個人能把平淡的日子過出波瀾,能把身邊人的不快一掃而光,也能把快樂無限放大。

這一切,不是基於如數家珍的互相瞭解,而是你們對某一類東西都很感興趣,然後覺得彼此有趣;這一切,不是基於四平八穩的泛泛之交,而是你們認可對方身上的那些莫名其妙,然後覺得對方很可愛。

有趣,其實就是「臭味相投」。

希望有一天, 你能和這個一本正經的世界擦出精彩絕倫的火花; 也希望有生之年,你能幸運地成為別人冗長生命裡有趣的某某。


工作上迷信人脈, 狂交際應酬只會一場空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