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貶值 這年頭你該怎樣求生

  • 在〈學歷貶值 這年頭你該怎樣求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在這個學歷急速貶值的時代,孩子們時常跟我討論學歷的重要與否,甚至會開始質疑「讀書考試」的能力與將來事業發展的關聯。

學歷貶值 這年頭你該怎樣求生

圖片來源: Pedro Ribeiro Simões樂威壯

.自由,是一種不被欲望控制的能力

這讓我想起以前在補習班教書時,有些孩子否定了「讀書考試」的能力,認為在考試中拿到高分只是書呆子,考上台大的學歷也沒什麼了不起。

我常反問孩子:「你真的認為讀書考試一無是處?或者這是你逃避讀書考試的一種藉口呢?」

一個人很會考試,考上好大學,雖然將來出社會後不必然會成功,但不可否認的,社會上大多數成功的人,特別是中產階級,他們當學生時都擁有很不錯的「讀書考試」能力。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其實,「讀書考試」背後隱藏著一個人能否成功的關鍵人格特質。

我常問孩子,你們是否真心喜歡現在讀的國文、英文、數學、物理、化學、歷史、地理、公民等科目?我相信,極少孩子真的喜歡這些科目。之所以拚命讀,只是為了應付學測及指考考試。甚至有些孩子說,等考完大考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討厭的教科書打包丟掉!

這樣的想法是正常的。我自己當年也不喜歡這些科目,尤其是數學,想到就頭疼。

但為了學測考試,為了我追求台大的強大目標,我得強迫自己接受、面對、處理這些我一點都不喜歡的科目。

我相信很多孩子都喜歡自由,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想忍受、強迫自己。但所謂「自由」,真的可以每天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在我看來,這不是真正的自由,是「假自由」。

自由,不是指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指我們能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讓自己被心給控制、綁架,能夠抵抗欲望的誘惑,能夠為著更崇高的目標,選擇忍受短暫的痛苦,這才是真正的自由,一種心靈的自由。

大家只看見運動員在球場上亮麗的表現,有著無數球迷的崇拜,但你有想過,想要成為一位頂尖運動員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

棒球巨星鈴木一朗說過,在立志成為職業棒球運動員後,從小他必須犧牲一切玩樂,傾全力專注在棒球上。在數十年的球員生涯,他必須忍受無止盡的基本動作訓練,數百萬次枯燥的揮棒、傳球,極為痛苦的體能訓練,在大賽中承受難以言喻的驚人壓力,甚至承受運動傷害的痛楚、復健、再復出的過程,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追求偉大棒球選手的目標。

所以,鈴木一朗說過,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都是棒球帶給他的,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切也是棒球帶給他的。

.自律,讓你從業餘變專業

追求自由,只做自己想做的、喜歡做的、舒服的事情,是一種「傾向性」的欲望。就像一顆大石頭總是順著下坡滾落,當不斷滾落加速後,它就失控了,如同我們失控的人生。

順著我們的本能、欲望的傾向性過日子,不是真正的自由,嚴格講,只是欲望與衝動的奴隸罷了。一個真正的強者,是能夠將順著下坡滾落的大石頭撐住,並由下坡往上推的態度!

能在學生階段,強迫自己接受這些枯燥乏味的教科書,為著自己將來的前途忍受眼前的痛苦、犧牲放肆玩樂的時間,這便是一種難得的「自律」能力,更是一個人能否成功的關鍵人格特質。

極少數人天生擁有這種「自律」的能力。畢竟我們要面對的並非我們真心喜歡的,我相信很少人喜歡國英數或者體能訓練,包含我自己也是。

但我認為,「自律」是一種可以訓練的能力。

勉強成習慣,習慣成自然。

許多人學習佛教,會從打坐與念經開始。

其實,無論打坐或念經,本身都不會讓你頓悟、成佛。然而這兩者卻是極為重要的基本功。他們最關鍵的目的之一,便是讓你學著「靜下心來」,讓你學習「專注」的能力。

讀書也是一樣,剛開始坐下來,一定心浮氣躁,很容易被周遭事物影響,但經過一次次強迫自己「坐著」「讀書」,時間一長,便會讓自己的心逐漸靜下來,專注於眼前的內容。更進階時,甚至能忘卻周遭的一切及時間的進行,達到「忘我」的境界。

我記得,鈴木一朗講過「隧道理論」。

他說,當他在場上打擊時,他只專注在投手一個人身上,觀察他每一個出手的細節。至於場上其他選手、數以萬計的觀眾,他全部忽略不見。他與投手之間,仿佛就像隧道兩端的對決。這便是專注力量的展現。

當你能夠培養自律、專注的能力,將是非常正向的力量!尤其在這令人總是分心的時代,將更顯珍貴與強大。

我常問孩子,在讀書考試方面,你是「專業的」還是「業餘的」?

當下的你,若是「學生」,那就是你的職業,但你敬業嗎?稱得上是一個「專業級」選手嗎?

專業選手與業餘選手的區別,在於對勝利的渴望程度,還有為了勝利願意犧牲多少、忍受多少的自律態度!

業餘選手對於勝利總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態,但專業選手卻認為勝利就是他的全部!這些微的差異,正是決定最後勝負的關鍵!

當你立志成為大聯盟棒球選手或者是NBA職籃選手,你敢想像自己偶爾念個書就能得到球賽的勝利嗎?你應該恐懼自己每天的「訓練量」是否足夠?每天無時無刻的心思,都應該想著如何突破現有的技術瓶頸,想要與更強大的對手切磋,連做夢都渴望著「冠軍戒指」。

這就是我當年立志考上第一志願的心境。

我當年願意犧牲玩樂、忍受枯燥的教科書、不厭其煩海量做題目,最後考上了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這歷程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鍛鍊我對目標的強大渴望,讓我能夠忽視誘惑、忍受枯燥、承受痛苦壓力,讓我不被「假自由」給綁架,讓我擁有「真自由」,追逐人生更重要的目標,讓我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是一個「專業級」選手。

你希望自己是「專業的」還是「業餘的」選手呢?


學歷貶值 這年頭你該怎樣求生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