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國租屋族剩下的,是樂觀

  • 在〈天龍國租屋族剩下的,是樂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寒流來襲的早晨,洗澡洗到一半電熱水器「又」掛掉,冰水從蓮蓬頭噴灑在身上,絕對是教人理智線瞬間燒毀的好理由;上班前,我已經在房東的line上頭連留12則幹譙文,堪比12道金牌召回岳飛的悲壯情節,租屋族的早晨不悲涼、但很冰涼。

天龍國租屋族剩下的,是樂觀

台北居、大不易
對在台北討生活的外地孩子來說,生活費裡還得加上「租房子」的負擔。
租屋問題多啊!怕租金太貴、怕鄰居太吵、怕屋況不佳、怕上班太遠、怕環境太差。

房子大部分硬體設施是房東的,任何一樣東西故障都得召喚房東,好比上簽呈般的漫長等待,而且還得面對房東那副「東西根本就是你使用不當才會壞的吧?」的結屎臉,房東與房客的關係曖昧,房東怕惡房客、房客怕張○晶,根本就婆媳關係2.0啊!

好,我與房東交手的尷尬經驗很多,先說到這。接下來分享一個也很清涼的故事,關於一個女孩隻身在台北打拚的租房故事。

廣告業的小金魚,求學、工作都在台北這個忙碌的城市。
從家鄉彰化北上、繭居台北,不敢奢求錢多事少離家近,起碼,也得離公司不要太遠,至少離捷運站不要太遠。房子該怎麼租,其實是離開女生宿舍後最大的難題。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天龍國 租房好貴!
租房子,選地點是個難題。不會騎車也沒有車,小金魚重度仰賴大眾交通工具,離捷運站走路10分鐘能到的範圍,感覺都挺不賴。但,捷運站周邊的房子,一坪從800到2,000都有可能,對一個月領22K還要還學貸的女孩而言,5坪大小的房間動輒5,000起跳,網路另牽、沒洗衣機、沒冷氣也沒有廚房;而且,不是頂樓加蓋就是雅房,生活條件……那來的生活條件?

對小金魚這個在家裡透天厝與大埕度過童年的彰化孩子來說,出社會的第一步不是學習適應職場,而是適應台北居住空間的擁擠與嘈雜。鴿子籠般的小房間太擠,擠得像個巢穴,讓人有種回到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睡覺」的感覺。

這女孩很幸運,隔音差、漏水、西曬、老鼠、治安乃至鄰居出入好複雜等問題,在小金魚那江子翠老公寓的5樓小雅房上幾乎都絕緣;代價是每天快2小時的通勤時間+一個月8,000元的租金。想找距離工作地點內科好近的內湖沿線,5坪的小房間可得要8,000元以上。 想存錢?存個屁!

小金魚說,關於租房的省錢之道,是一場與「忍耐力」較勁的戰爭。
耐熱、耐寒、耐漏水、耐西曬。耐馬桶爆管、耐熱水器壞、耐鄰居半夜啪啪啪著牆壁Rock'n Roll斯代,關於房子CP值的高低,完全取決於你在經濟負擔與生活舒坦中間找平衡;所以幾經權衡,在租金好貴的逼迫下,輾轉搬到了萬華。

小金魚「忍耐力」的說法愈說愈抽象,我也愈聽愈困惑,不很明白她究竟想表達什麼。最後,小金魚乾脆引我前往她在萬華峨嵋街的租屋處,自己看。

7坪大的小套房一個月只要3,000元,得通過略為陰暗的巷弄,走進大樓的後門、再穿過一條只在兩端傳來稀薄日光的黑暗長廊,走廊淡淡的霉味與西門町的繁華對比好大。

12月早晨的空氣顯得沉悶陰冷。
小金魚說:「這裡很好,轉個捷運就到公司。沒有老鼠又超便宜,而且房東好豪邁,當初看房子的時候還是讓她拿著鑰匙自己來看房的呢!」。神情顯露出一副小資女孩撿到便宜的得意。

在房間轉了一圈,我再次瞧了瞧這個沒有對外窗的悶熱房間,浴室裡的抽風機呼答呼答的有些欲振乏力;我用手指輕滑過老舊裝潢的壁紙、沾上了少許的潮,鼻間傳來的是衣物陰乾的悶鬱氣味。月租3000元,CP值挺高的耶!我望著牆壁上的點點黴班傻笑。

真的,租屋族剩下的,是樂觀


天龍國租屋族剩下的,是樂觀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