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念8年 他如何進勤業眾信

  • 在〈大學念8年 他如何進勤業眾信〉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大學念了8年,從哲學、會計再跨法律,消磨大把青春於白紙黑字上,卻在畢業前一年,以在學身分,面試上國內最大會計事務所勤業眾信,究竟怎麼辦到的?

大學念8年 他如何進勤業眾信

大學聯考選填志願,不想唸商、不想唸法,私心偏好酷酷的哲學系,但沒那麼狠直接填冷門科系,所以第一志願新聞,第二志願哲學,結果,人生如此奇妙,繞了一圈,我剛好把兩個給唸了。

哲學系打怪兩年,暑假留在宿舍和柏拉圖對話,辯證出夢幻和現實之間的差距,開學選課,瞄準選商學院的經濟學和會計學原理,迫於排課行程原因,在企管系國貿系財金系這麼多的可能組合裡面,最後兩個排上的,都是會計系開的課。

還記得會計學原理第一堂課,萬媽苦口婆心說對會計系小大一說:不要覺得唸會計是上了賊船,初會中會高會唸得很煩,會計雖然不一定能賺大錢,但一定能賺個小錢。

當初就是這個「一定能賺個小錢」的保證,我下定決心要「初會中會高會」了,中間還有些插曲,修完會計學原理和經濟學的那年暑假,申請雙主修,第一志願會計系沒申請上,上了第二志願經濟系,我將錯就錯開始了總經個經的學習旅程,然後因為唸會計系商法的緣故,對法律產生興趣,所以法律系的課諸如《民法總則》、《親屬繼承》、《債總債各》,我一個也不耽誤、一路唸上去。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現在回想,後悔了,唸大學花太多時間、特別是大把青春消磨在白紙黑字上,明明周圍世界這麼精彩……,不過,也就是每學期超修熬出來的成績單,讓我剛開始面試時,雖然冷門非本科系,但是名校成績單一攤開,還是享有特殊待遇。

延畢第一年,大學第七年,我選修會計系的必修《審計學》,偶然間得知,有四大校園徵聘這回事,知道的時候活動剛結束,但我不死心,圖書館上網打開勤業眾信的官網,懷著激情和憧憬我報名了,過沒多久,事務所人事電話通知面試。

面試那天,上完法律系的課,我從社科院趕到民生東路。人事帶我到一個小房間,先做兩場測試,一場智力測驗,一場英語能力。

智力測驗題目暴多,文字題、數字題、圖案題,那時候我一邊做一邊想,上一次做智力測驗是什麼時候?這些鬼題目能測出智力?做的時候很緊張,最終沒有做完所有題目。英語能力我比較沒有壓力,因為大學讀了好幾本英文小說,每天看管院的華爾街日報,沒有考不好的道理呀,實際做題目時很順利,在很篤定的心情下寫完。

面試我的除了協理,還有兩位經理,看來都是同事,因為經理很親切地叫協理老王。三位面試官明顯個性不同,協理一副德高望重,他講話時,兩位經理基本上保持專注傾聽,不過他話不多,也不提問,主要是敍述句,像是前面提到的英文考得不錯,就是翻翻我的成績單,說我怎麼修了那麼多課,再仔細看看,說我初會中會成管會審計都有修到啦。

其中一個經理比較活潑,主要由她提問。她的問題偏八卦,例如問我哲學系怎麼會想來事務所呢?我當場把萬媽的「一定能賺個小錢」理論拿出來,那個經理顯然對於這個回答很滿意,笑得開心,很有同感地連聲稱是。從那次以後,但凡面試,但凡問我為什麼跑來做會計,我的標準回答,都是萬媽經典語錄!

那個經理還有另一個問題,我印象深刻,她問我有沒有投其它四大,我當場回應是沒有,一方面我我知道校園徵才已經晚了,沒時間,另一方面勤業是四大裡面最大的,我希望能進勤業。那個經理顯然對於這個回答更是滿意,當場我看他們三個面試官,都是與有榮焉的表情。

面試大約持續了兩三個小時,包含筆試,那是我人生中,初次上打擊手位置,準備迎接面試官投來的各種球路,我其實沒有什麼準備,真的是匆匆忙忙,從社科院計程車到民生東路,或者應該說我已經準備了三年,修了那麼多會計系法律系的課,具備考律師會計師資格,還雙主修了那麼多經濟系的課,都是在為了這一次業餘球員上場做準備(哲學系非本科系學生)。

隔沒幾天,勤業那個人事又打電話給我,通知我錄取了,她在電話中聽得出來很開心,我掛上電話心情是興奮不已,覺得自己終於拿到一張門票,這張門票,是我三年前暑假在宿舍,為自己哲學系打怪兩年之後辯證出的人生道路。三年後,我取得這條道路上最重要、最關鍵、最為寶貴的一張門票。


大學念8年 他如何進勤業眾信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