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國工作 我懂了為何外勞總是在講電話

  • 在〈在俄國工作 我懂了為何外勞總是在講電話〉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懂她的感覺,因為我們除了工作性質不一樣之外,其他地方沒有任何不同,同樣要面對陌生環境與不可預期的未來,因為同樣都是到外國當「外勞」!

在俄國工作 我懂了為何外勞總是在講電話

圖片來源:Adam B 樂威壯

我一路向北,飛往海參崴,迎面而來的是一陣乾爽的涼風以及兩小時的時差,也許你會說「美國跟臺灣可是動輒有著8、9 個小時的時差,兩小時算什麼?」但是可別小看這兩小時,因為大規模的時差存在著晝夜、日期乃至於年份的顯著分野,頂多躺在床上睡不著,但不致於讓人忘記上床,但兩小時的時差就讓人容易掉以輕心,「人在海參崴,卻過著臺北的時間」,加上緯度高的地方太陽時常加班,兩小時足以讓人作息大亂,持續地少睡兩小時卻再也補不回來。

還記得前往海參崴履新的前一晚心情忐忑,於是到朋友家去聊聊天,想舒緩一下心情,來自印尼,朋友家裡請的外籍勞工,看到我心神不寧地坐在飯桌前,加上聽到我們談論著離開臺灣,前往外地工作的話題,或許觸動了她離鄉背井的情懷,以致有感而發地說:「裴先生,你現在知道我的感覺了嗎?」是的,我懂她的感覺,因為我們除了工作性質不一樣之外,其他地方沒有任何不同,同樣要面對陌生環境與不可預期的未來,且同樣都是到外國當「外勞」。

「俄化」的日子
調整時差的日子,最終還是隨著時間流逝慢慢調整而趨於「俄化」了。首先,手錶調準了,不再需要+2,其次,時間到了就乖乖上床睡眠,畢竟鐵打的身子也經不起每天少睡兩、三小時。兩小時的時差,千百哩的距離,如今拜新科技之賜,一切歸零。有朋友還開玩笑說「好像我根本沒有離開過臺灣」,因為時差剛好可以調整彼此的步調,過去我是個比較晚起的人,如今海參崴的八點半,恰是很多臺灣朋友起床的時間,不同的時區竟意外地讓大家的節奏趨於一致,反正朋友坐在一起也常常都是低頭看自己的手機,120 分鐘,不多不少讓我彷彿人在臺灣,Line 或 Facebook 的訊息,也永遠會有睡不著的夜貓子或早起的鳥兒回覆。

有句廣告詞兒這麼說,「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還記得 1998 年我到莫斯科讀書時,經常要跑到有「『倫飛』筆記型電腦」的同學房間寫 email,同學收信時發現有我的信就來敲我的房門,如果我不在房間就留下紙條通知我「家書」來了,更由於當時很多人對電子郵件還沒有概念,所以 FAX 相對來說就更為重要,為了告知不同長輩自己的近況,我還得時常用修正液塗改收件人。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曾經,距離讓人裹足不前,國界一度望之卻步,現在有了各式各樣的通訊軟體,不論是在臺灣的外籍勞工或是在海參崴的我,都紛紛成了低頭族,透過科技產品低頭思故鄉,舉頭看到的是人在外地工作所勾勒出的願景。

※更多精采好文:
從台灣到東協,我們一樣落寞孤寂──誰是異鄉人?
光鮮亮麗的日本「OL」?其實,我在台日兩地都像「異鄉人」
從慈濟到賭場,讓人跌破眼鏡的「生涯規劃」


在俄國工作 我懂了為何外勞總是在講電話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