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遇過海盜、駕船橫渡大西洋 ,精彩人生只做有趣的事

  • 在〈他遇過海盜、駕船橫渡大西洋 ,精彩人生只做有趣的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我爸帶著我和小時候的玩伴羅伯,我們買了一欄蘋果放車上。下午我們餓了,突然羅伯伸手拿起蘋果,吃了起來,而且不是只吃一顆,他把每顆蘋果都拿起來咬一口,他想知道每顆蘋果的味道

他遇過海盜、駕船橫渡大西洋 ,精彩人生只做有趣的事

圖片來源: HypnoArt 樂威壯

我寧願被熊吃了,也不願躲在洞穴裡等著餓死。
——羅伯.弗洛利奇

5歲時,我爸帶著我和小時候的玩伴羅伯.弗洛利奇(Rob Frohlich)去當地的農夫市集,我們買了一大堆水果放在車上,我和弗洛利奇坐在後座,中間放了一籃富士蘋果。我們兩個都餓了,渴望地看著這些誘人的蘋果,除了等待,我沒有其他念頭,但弗洛利奇伸手拿起蘋果,吃了起來,而且不是只吃一顆,他把每顆蘋果都拿起來咬一口,他想知道每顆蘋果的味道。不用說,回家後他被罵慘了。一直到五十年後過世的那天,弗洛利奇終其一生都是這樣,貪婪地品嚐人生種種,毫不思考行動的後果。

弗洛利奇後來移居到加拿大,我們直到高中都保持連繫,但後來失聯大概有十五年,我不知道他在哪裡,對於未來能否再聯絡上也幾乎不抱希望。

直到有一天,我聽說他在加州一個叫特拉基(Truckee)的小鎮當酒保,過沒多久,我和我太太去太浩湖(Lake Tahoe)度假,特拉基鎮就離湖的另一邊不遠。我說服太太和我一起去找弗洛利奇,我們開車到特拉基鎮的主要街道,打算進去每間酒吧和餐廳碰碰運氣。第一間沒找到人,不過很快地,我就在不遠的一間酒吧看到弗洛利奇。他抬眼一看,只停頓了一秒鐘就說:「嘿,彼德」,我看得出來他很高興見到我,但他沒有因為我突然出現而感到意外,這就是弗洛利奇,他會敞開心胸擁抱任何新奇事物。接下來我們敘舊了快三小時,聊過去十幾年來彼此的生活變化。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精算師的生活通常不會有太多冒險刺激的故事,所以有兩個半小時都是弗洛利奇在講他的經歷。這十五年來,他的生活充滿刺激、危險,有些事件還很有戲劇性,例如他在加那利群島(Canary Islands)遇到海盜;他和一位友人駕著小船橫渡大西洋,還一度瘋狂到被那個人丟進海裡;他在優勝美地(Yosemite)攀崖的驚險經歷、在尼加拉瓜的叢林裡迷路。弗洛利奇對人生決策的權衡標準顯然與我完全不同。

在我找到他之前,他已經明顯放慢生活步調,他在太浩湖附近的謝拉滑雪場當自由撰稿人兼報導記者,報導滑雪相關的議題。就算在這份「比較平靜」的職業上,弗洛利奇仍然參加很多我絕對不會考慮的冒險活動,例如,他曾經接受一項委託案,和美國海軍陸戰隊一起進行一週的夜間野外演習訓練;他也寫極限滑雪運動員的報導,為了寫這篇報導,他需要陪著運動員前往只有搭直升機或藉由其他更艱險的方式才能到達的地方。

我問弗洛利奇有沒有思考過危險和這些選擇的價值(包括這些選擇的現值),他聳聳肩說,他只是走他感覺最有趣的路,不太去考慮後果。弗洛利奇說,他偶爾會有點感慨,希望自己理性一點,像是建立一個家庭,找個穩定的工作,有穩定的薪水。但他始終覺得,人生能夠有這麼多體驗和回憶是一種幸運。在價值評估方面,弗洛利奇顯然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做出對他而言合理的取捨,他從不做、也不覺得需要做的事是考慮未來,在決策中納入現值分析。

攸關生死的決策

不過,情況突然有了變化。

2008年,弗洛利奇正在為南極洲之行接受訓練,他將會和一些探險家及極限滑雪運動員一起去尋找從未有人滑過雪的山峰,進行刺激驚險的極限滑雪。但是,行前訓練令弗洛利奇感覺比以往辛苦,這種不尋常的狀態讓他懷疑自己的健康出了問題。

他最後去看了醫生,檢查出來是罹患了闌尾癌,這是一種罕見、死亡率極高的疾病。醫生告訴他,這種癌症非常凶惡,病人通常只剩不到六個月的生命,他再活兩年以上的機會基本上是零,而且,想要活到兩年的話,他必須接受更積極的化療和進行多次重大手術。


他遇過海盜、駕船橫渡大西洋 ,精彩人生只做有趣的事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