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架鬧事,高職畢業…現在是網媒CEO!

  • 在〈他打架鬧事,高職畢業…現在是網媒CEO!〉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蔡嘉駿做過房仲、柏青哥店員、漫畫出版社總編輯,近年又一頭栽入網路媒體業, 這個高職畢業的CEO,如何在網路影音媒體競爭激烈下,第一年就衝出五億的觀看次數?

他打架鬧事,高職畢業...現在是網媒CEO!

捲起襯衫袖子,網路影音平台「酷瞧新媒體」執行長蔡嘉駿露出粗壯的右手臂,赫然出現了一排英文花體字刺青,上頭銘刻的是英國「皇后樂團」(Queen)經典名曲〈The Show Must Go On〉(表演必須繼續)。

這是樂團主唱摩克瑞(Freddie Mercury)在一九九一年因愛滋病過世前發行的最後單曲,「表演必須繼續」,也被視為他的最終、最豪氣的生命宣言。

比起一般企業的執行長(CEO),蔡嘉駿走得顯然不是正經八百、斯文儒雅的路數;他蓄著一臉落腮鬍,說起話來多半圓融得體,偶爾卻不自覺流露一些草莽氣質。搭上摩克瑞的豪言,確實有點與眾不同。

酷瞧是遊戲橘子旗下的網路影音新媒體,二○一四年底成立,遊戲橘子持股達五六%。在外國如NETFLIX、愛奇藝等OTT(透過網路向用戶提供服務)大舉入台之際,本土的酷瞧自去年三月中上線後,大量生產自製內容,積極在網路「圈地」,招攬粉絲。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隨著平台改版,用戶數躍升,酷瞧近來開始受到更多注意,頻頻登上新聞版面,「根據我們統計,每日活躍人數(查看網站或應用程式的活躍使用者人數)有十五到十八萬,每月活躍用戶數有一三○萬到一五○萬。」蔡嘉駿不無得意地說。

國中荒唐 立志學壞 整天打架鬧事

然而酷瞧至今未達到單月損平點,對此,蔡嘉駿豪氣干雲地說:「投資人若認為三年就獲利,這種想像是騙人的!」根據遊戲橘子財報,酷瞧去年虧損六千萬元,蔡嘉駿輕鬆笑說:「不會賺錢的媒體,才叫『新媒體』,『接單生產,將本求利』是台灣舊思惟,我們進行的,可是完整的策略。」

他話說得明白坦率,解釋起來也條理分明,「第一年,我們做的是『生產內容』,打開知名度。第一年累積五億的觀看次數!」他接著說,「如今我們已經進入第二年,我們看的是每日、每月活躍人數,並發展商業置入,到年底前,我們也會販售數位廣告。」

蔡嘉駿講起話來信心十足,對酷瞧未來的「營利模式」也胸有成竹。然若據此認為他是商管出身的經理人,則與事實有點差距。蔡嘉駿只有高職畢業,能爬到這個位子,靠的是經驗。

蔡嘉駿有一個「非典型人生」,做過房仲、漫畫編輯,甚至做過柏青哥店員,這些歷練造就了他現有的風格,也讓他形塑出「高職生CEO」學問。「我做到CEO,沒有訣竅,大家都說『做人做事』,『做人』放在『做事』前面,是有道理的。如何強調個人特質,讓話語被接受、被理解,是很重要的!」蔡嘉駿說。

蔡嘉駿生於一個校長家庭,但童年的他,並不快樂。「我父親是小學校長,小時候我念他的學校,老師哪敢不照顧我,營養午餐可以吃三份。」只是,在這種環境下生長,小學時的蔡嘉駿一個朋友也交不到。

「升國中那年暑假,我哥告訴我,國中生都是壞孩子,我怕被欺負,又想交朋友,所以立下一個『要當壞學生』的目標。」蔡嘉駿還真的辦到了,不但壞,「我還做得淋漓盡致!」他回憶,國中歲月就是在打架鬧事中荒唐度過,就連高中聯考那兩天,也照打不誤。

基隆二信高中美工科畢業後,蔡嘉駿一九八八年就當了房仲,當時是房市黃金時代,他很快地賺到一小桶金。此時,從小愛看日本漫畫的蔡嘉駿,做了人生中第一個重大決定,他完全沒跟父母說,孤身搭上飛機,跑到日本想要念書,「我在飛機上,才開始死背五十音。......(閱讀全文

※你可能感興趣:
台灣高齡化速度快!商場智慧變銀髮商機
台灣差矽谷多遠?聯電前董座這樣看
15人公司 做出讓馬斯克瘋狂的遊戲


他打架鬧事,高職畢業...現在是網媒CEO!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