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因為這件事,不敢回家過年

  • 在〈中年大叔因為這件事,不敢回家過年〉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不少中年大叔都有前妻,有前妻代表離過婚,過去人們認為這是件盡量別提的不光采事蹟,但是時代不同了,重點是曾經走進婚姻,緣盡情了好聚好散,在其中學習到人生難能可貴的道理

中年大叔因為這件事,不敢回家過年

圖片來源: Nicolas Alejandro 樂威壯

離婚,這宛如人生戰役的光榮勛章,你必須參與過,身陷重圍過,受盡很多折磨,才知婚姻真的有一大堆說不出的苦。

婚姻這堂課,感情這學問,我們這一代人幾乎都是在還沒準備好的人生狀態做出承諾,能天長地久不是有本事,是好運。走入滄桑中年,身為重新單身的大叔,勇敢面對曾經的失敗,才更能理解自己需要的是哪種關係。

大年初二下午,三個大叔約喝咖啡

重新回到單身狀態的第一個農曆新年,相當尷尬,大叔我成為一個大年初二沒有娘家要回的中年人。酒肉朋友們平常再活躍,農曆春節至少除夕初一初二一定在家裝龜演戲。為了不讓親戚朋友覺得怪(相信我,明明這個社會有一半以上的人已經離婚或接近離婚,主流價值就是覺得離婚是悲傷的失敗的),特別是一直希望我成家立業、趕快生小孩、一定要買房子、不要一直換工作的媽媽,覺得他唯一的兒子離婚後就是個孤單中年怪叔叔的候選人,因此我特地安排了大年初二的南下行程,也就是除夕和初一回媽媽家認真當孝子後,以工作考察和拜訪朋友為理由(在台北雜誌圈的正式說法是黃總編南巡喝酒喬事情談案子),初二一早開車南下直接和兩位好友約下午兩點在高雄漢神百貨附近的連鎖咖啡店。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大年初二下午可以約出來喝咖啡的大叔朋友,都是人生滄桑過的狠角色。兩位好友之一陳董,是我高中時代就認識的麻吉,他比我早結婚也比我早離婚,當年我準備離婚時第一個找的諮商對象就是他,我在意的根本不是怎麼分財產和辦手續,我跟他約在林森北路適合談事情的餐廳私人包廂直接問他,要怎麼跟老媽說我這兒子就是這麼不牢靠所以這個婚姻完蛋了—— 這時候能夠求助的就是這種有著多年鬼混默契、並且走過相似道路的學長了。陳董後來再婚,現在的老婆老家在高雄,所以每年初一南下到高雄待幾天。他知道我的處境,就幫我約了初二這個局。

一起喝咖啡的另一位大叔是陳董當兵時的朋友王老師,他是屏東人,現在住高雄,他也結過婚但現在單身,他的小孩平常跟他,但是初二這天說好小孩跟前妻過。於是大年初二的下午,三個離過婚的大叔就坐在咖啡館的戶外扯屁。王老師對命理有研究,他聽了我的故事後,給了我一句人生名言,這句話比我大學念哲學書認識的康德黑格爾傅柯德希達阿圖塞講得都深刻:「女人有兩種,一種來報仇,一種來報恩,請你想清楚要跟那一種在一起。」

好友深情對待,大叔深深感激

就是這樣了。從那年開始,大年初二下午在高雄和王老師和陳董聊天是我年度最重點行程,喝完咖啡王老師絕對不放我走,一定要請我吃在地巷仔內的沙茶火鍋,真的是有夠好吃的啦。那年,他不只初二跟我喝咖啡吃火鍋,他分析我的年度運勢發現我的財運需要補強,初三下午強迫陳董和我一定要搭他的車去車城的土地公廟拜拜補運。好友深情對待,大叔深深感激。


中年大叔因為這件事,不敢回家過年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