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失眠找上門 快還我一頓好覺啦!

  • 在〈上班族失眠找上門 快還我一頓好覺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人際互動

吃了安眠藥還是難以入睡嗎?或許你該排除生理因素,開始探討你的內在心理原因吧!不安、恐懼、怒氣、孤獨感、自卑感...都可能是讓你整夜輾轉反側的因素。

上班族失眠找上門 快還我一頓好覺啦!

不安的真面目
在潛意識中所抱持的恐懼與孤獨
有時,失眠可說是自己年輕時無法自我實現的「賒帳」。

誠如貝蘭.沃爾夫所說的一句話:「煩惱並非昨天發生的事。」自己是經過好幾年歲月的累積才走到失眠這一步。反過來說,熟睡便是自我實現的結果。 然而,並非所有的人都是在得以達成自我實現的優渥環境中長大的。身邊如果有可以信任的人在,自己便能安心入睡。反之,心中一旦出現基本焦慮(basic anxiety),就會睡不著。任誰也沒辦法在敵陣中呼呼大睡。

有了基本焦慮,便會以尋求安心作為第一優先考量,以致我們的生活方式出了差錯。好比說,心懷不安的人,只管一味地努力追求力量,結果卻陷入自我疏離(self estrangement)的窘境。

換言之,由於基本焦慮促使自我疏離的形成,因而導致自己無法入睡,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男性功能障礙治療

失眠很痛苦,當事者很想睡卻睡不著。
因為失眠者的內心在潛意識中都存在著問題,這問題或許是恐懼與孤獨。 恐懼與孤獨會使人無法入睡,對睡著感到害怕,這是身處敵陣中得隨時保持警戒的心理表現,這跟拒絕上學的孩子因為擔心家裡而不敢出門的心理表現是一樣的。

在潛意識中存在著的恐懼與孤獨,即便會在夢中顯現,卻鮮少會浮現在當事者的意識中。

不過,認為人在睡不著的時候、老是做惡夢的時候,有各種不同的情感在潛意識的領域中打轉的想法,應該不會有錯。

只要人在潛意識中抱持著重度恐懼與孤獨,即便想睡也無法入睡。自己的目標,是否合乎現在的實力「這種事不管怎樣都好。」、「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在意識上真的這麼想,有時不知怎麼搞的,還是會掛記在心中,甚至睡不著覺。

這並不是說心中有所掛慮,卻強迫自己要有「這種事不管怎樣都好」的想法;也不是我稍後會在別處做說明的壓抑性應對者。但是,就是無法入睡。 像這時候,其實問題不在於覺得「不管怎樣都好」的想法,而是在背後有著本質性人格的因素。

這背後有著更為廣泛的欲求不滿。好比說,無法達成自我實現的欲求不滿。換言之,當時的生活整體並不適合當事者。

例如,不適合經商的人,很用心地在做買賣;不適合當報社記者的人,很賣力地在做報社記者的工作;不適合當學者的人,很認真地在做學問。不只是「個別的事」,而是生活整體都出了差錯。

即便明白「這種事到了明天就能馬上辦好」,卻仍掛心到輾轉難眠。 這樣的失眠,或許是在告訴我們:「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是不對的。所以,我們才會無法入睡。

這不是像「我昨天對待那個人的態度是錯的」這類的錯誤,而是屬於根本性生活方式的錯誤。

睡不著的夜晚,不妨試著想想:「自己現在的目標,是否真的合乎自己現在的實力?」若實力無法勝任,無論再怎麼飽受內心的糾葛、再怎麼努力,也只會徒增煩惱,甚至連自己原有的實力也無法發揮出來。

要是自己所付出的努力只是徒增煩惱,那就得好好想想:「我為何要朝著現在的目標努力打拚呢?」

如此一來,或許就會有所察覺:「這根本不是我原先渴望追求的物。」只要努力,做什麼都好。這種事並不存在。有個詞彙叫做「神經質努力」。越是努力,越是不幸。

時有耳聞霞關(譯注:位於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為政府機關集中地)的精英官員與精英白領自殺的消息。他們都是很認真努力工作的一群人,然而最後卻以悲劇收場。

失眠或許是在告訴你:「你不應該走這條路。」
所以說,最好以積極的態度來看待失眠,將它視為「自己人生道路的指引」。換言之,沒有被滿足的基本需求,正在潛意識的領域中蓬勃發展。失眠者,尚未達到情感完全麻痺的地步。心中的不滿,就在潛意識中向當事者發聲抗議。

當你覺得痛苦時,不妨試想:「自己真的為了這件事感到痛苦嗎?」誠如所謂的「毒性扭曲」(parataxic distortion)一般,明明這件事本身並非問題所在,卻一直針對這件事議論不斷。這樣的行為在人們身上甚為常見。

若以攻擊性來舉例說明也是如此。自己正在攻擊某樣事物,對某人變得很有攻擊性。然而,這個攻擊目標,有時並非自己原本所攻擊之物。自己真正該攻擊的,另有其物。

在這種情況下,問題更顯得複雜。對於自己在意的事,即便卯足勁一再地告訴自己:「別去在意。」還是無法完全放下。自己在意的事是結果,而非原因。原因另在他處。因此,無論再怎麼告訴自己:「別去在意。」仍舊無濟於事。


上班族失眠找上門 快還我一頓好覺啦!


女用增性凝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