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

  • 在〈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八字易經 談運論命
摘要

困談的是君侯遭遇困境的卦,此卦與《需》卦《坎》卦頗有些類似之處。所區別的是《需》卦是承《乾》卦的“潛龍勿用”而來,談的是如何等待;《坎》卦是淪入坎陷囚籠之中,談的是如何處理這些問題;而《困》卦談的則是陷入困境以及如何處理困境中的問題。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是,就是其作者申述的《困》卦雖“困”,但它卻有令人“有言不信”的亨通,無災禍的利于“大人”出現與崛起的一面,這種深邃的辯證觀點實在是頗有見地的。

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

四十七、困卦

困卦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第四十七卦。本卦為異卦相番(坎下兌上)。上卦為兌,兌為陰,為澤;下卦為坎,坎為陽,為水,大澤漏水,水草魚蝦,處于窮困之境。陽處陰下,剛為柔掩,像君子才智難展,處于困乏之地。所以卦名曰困。

困談的是君侯遭遇困境的卦,此卦與《需》卦《坎》卦頗有些類似之處。所區別的是《需》卦是承《乾》卦的“潛龍勿用”而來,談的是如何等待;《坎》卦是淪入坎陷囚籠之中,談的是如何處理這些問題;而《困》卦談的則是陷入困境以及如何處理困境中的問題。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是,就是其作者申述的《困》卦雖“困”,但它卻有令人“有言不信”的亨通,無災禍的利于“大人”出現與崛起的一面,這種深邃的辯證觀點實在是頗有見地的。

47.1 困:亨。貞大人吉,無咎。有言不信。

白話

困卦:通泰。卜問王公貴族之事吉祥,沒有災難。筮遇此爻,有罪之人無法申辯清楚。

解讀

困,卦名。言,李鏡池說:“借為愆,罪。”信,伸,這里指申述清楚。

困卦下坎上澤,澤、坎皆是水,可水在澤下,澤干涸而沒有水。卦中除“初六”與“九四”陰陽相應 外,其余兩兩皆不相應;而“初六”與“九四”亦是陰陽顛倒,不中不正。卦中三個陽爻,“上六”之陰凌駕于“九四”、“九五”之上,“九二”之陽陷于坎險之 中,陽被陰所蔽,一派困象。但卦辭卻說“亨”,這是為什么呢?其意是說,不能被困境所嚇倒,要奮起克服困難;而能做到這樣的只有“大人”即有德之人,故“ 貞大人吉,無咎”——占卜的結果是大人能獲得吉祥。這個“大人”就是萃卦的“利現大人”和升卦的“用現大人”,指周文王。“有言不信”,是告誡人們在“困 ”之時,不能用言語去解困,而是要用實際行動,光說不做不行。

47.2 《彖》曰

困,剛揜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其所,“亨”,其為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白話

《彖傳》說:困卦,陽剛被陰柔所掩蔽。面臨艱險卻仍保持樂觀喜悅。雖處困境卻不失其所喜悅的目標,所以前途亨通。這大概只有君子才能做到啊!“占問的結果是大人可獲吉祥”,因為他具有剛毅中和的美德。“此時能言善辯未必能取信于人”,說明只崇尚空談必導致窮厄。

解讀

  • 揜,《釋文》:“揜,本作掩,虞作弇。”《集解》本亦作弇。揜、弇、掩古通用。《說文》:“弇,蓋也。掩,覆也。”
  • 有言不信,《彖辭》釋“言”如字,釋“信”為信任,與經意有別。

《彖辭》說:困卦的上卦為兌,兌為陰;下卦為坎,坎為陽。陽剛掩壓于陰柔下,這是困卦的卦象。困卦的上卦為兌,兌義為悅;下卦為坎,坎義為險。處境困苦而內心和平,是困卦的品德。固然身處困境,但不失其操守,窮中求通,恐怕只有德才兼備的君子才具有這種信念。卦辭說:“王公貴族占卜得吉兆”,由于九二、九五陽爻居于下卦、上卦的中位,這一爻位顯示王公貴族行事中正,自然吉祥。卦辭又說:“講話別人不相信”,因崇尚空口說,不務實際,無人信任,自致窮困。

47.3 《象》曰

澤無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白話

《象傳》說:澤中沒水,是困卦的象征。君子鑒于此象不惜犧牲性命去實現自己的志向。

解讀

本卦上卦為兌,兌為澤;下卦為坎,坎為水,水滲澤底,澤中干涸,是困卦的卦象。君子觀此卦象,以處境艱難自勵,窮且益堅,舍身捐命,以行其夙志。

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

47.4 初六

臀困于株木,入于深谷,三歲不覿。《象》曰:入于深谷,幽不明也。

白話

初六:臀部被獄吏的刑杖打傷,被投入黑暗的牢房中,三年不見其人。《象辭》說:進入了幽深的山谷,自然幽暗不明。

解讀

  • 困,此處猶今語挨打。株木,木棍,這里指官吏所用的刑杖。
  • 深谷,這里指牢獄。《象辭》解“深谷”如字,與經意有別。

“初六”以陰柔居卦之最下,若臀坐在枯樹樁上而不得安寧;又處坎卦之底,如“入于幽谷”,困而不能動。雖與“九四”相應,可四以陽居陰,不中不正,無力應援,至使“初六”處境十分艱難,以至于“三歲不覿”。“三歲”言其被困時間之長,“不覿”是說沒有出頭露日的機會。《帛書》在此爻辭之后有個“兇”字,可見“初六”處境很危險,幾乎沒有擺脫困境的可能。

47.5 九二

困于酒食,朱紱方來①,利用享祀。征,兇。無咎。《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白話

九二:酒醉未醒,穿著紅色服裝的蠻夷前來進犯,憂患猝臨,宜急祭神求佑。至于占問出征,則有危險。其他事無大的災禍。《象辭》說:酒醉未醒,天予命賜公卿之服,由于九二之爻居下卦中位,這是將有喜慶之事的兆頭。

解讀

  • 朱紱。李鏡池說:“紅色的服裝。代指穿紅色服裝的民族。不是國名。紱借為祓。《說文》:‘祓,蠻夷衣。’”《象辭》則解為天子所賜的侯王公卿之服。
  • 無咎,此為另一占之貞兆辭。

“九二”以陽剛陷入坎險之中,受上下兩陰之欺凌。他之“困”不是像小人那樣生活潦倒,而是“困于酒食”。有吃有喝而被困,這是政治上的困,有志不得申,有愿不能遂。“朱紱方來”說明了這個人的身份。“朱紱”是君王的服飾,“方來”是剛剛得到,這就是升卦所說的周文王稱王豋基之事。“王”在二爻而為什么不在尊位呢?因當時周尚是商王朝的附屬國,是個“小王”、“臣王”,是在“冥升”之時而被困。

如何擺脫這種困境呢?辦法有二:一是“利用亨祀”。古時“不王不禘”(《禮記·大傳》),不稱王不能主持祭祖活動。萃卦和升卦都反復說“王假有廟”、“孚乃利用禴”、“王用亨于岐山”,這里又說“利用亨祀”,說明周文王已經稱王。他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祭祖,主要是堅定自己的政治信念,求先祖保佑,同時也是尋求精神上的寄托。二是“征兇”。即此時不能有什么行動和作為,安心守困,以待時機,可獲“無咎”。

47.6 六三

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官,不見其妻,兇。《象》曰:據于蒺藜,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白話

六三:被石頭絆倒,被蒺藜刺傷,歷難歸家,妻子又不見了,這是兇險之兆。《象辭》說:被石頭絆倒,被蒺藜刺傷,之所以屢遇艱難,由于六三陰爻居于九二陽爻之上,像弱者攀附于****之人,必受其挾持威凌。回到家中,妻子又不見了,這是不祥之兆。

解讀

困,絆倒,困于石,猶言被石頭絆倒。蒺藜,草名,一種有刺的植物。

“六三”以陰柔居坎卦之上,不中不正,上下無應。上有“九四”所阻,進不得;下有“九二”所攔,退不得,如“困于石,據于蒺藜”。“石”指監獄,“蒺藜”是監獄外的圍墻,是說被關進了監獄,猶文王被囚羑里,即明夷卦所說的“明夷于南狩”。“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宮”即國,“妻”是家,是說身陷囹圄,有國不能回,有家不得歸,名辱身危,死期將至,故“兇”。

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

47.7 九四

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白話

九四:其人被關押在囚車里,慢慢地走來。真不幸,但最后還是被開釋。《象辭》說:行走緩慢,不求速進,志向卑微的表現。九四之爻居于九五之下,像人甘居下位,由于態度謙卑,倒能得人匡助。

解讀

  • 金,《釋名?釋天》:“金,禁也。”金車,即指禁車,猶言囚車。
  • 《象辭》不解“困子金車”,孤立地解釋“來徐徐”,與經意顯別。

“九四”與“初六”正應,初有難四本應前去解救,可有“九二”之陽剛從中作梗,如“困于金車”。能坐用黃銅裝飾車的人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而是地位顯赫的“大人”,他的行為受到了限制。“六三”以陰居陽,不中不正,他也無力前去解救,只有“來徐徐”,不能性急,要緩緩行事,這樣做“吝,有終”,雖然遭到了羞辱,但結果還是好的。

47.8 九五

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奠。《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奠,受福也。

白話

九五:割了鼻子,斷了腿,被身著紅色服裝的蠻夷虜去。后來慢慢找到脫身的機會,終于逃脫回家。宜急祭神酬謝。《象辭》說:割了鼻子,斷了腿,是說其人不得志,身處險境。后來慢慢地脫離了險境,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立身正直,自能化險為夷。宜祭奠鬼神,由于爻象指示:祈求鬼神保佑,承受其福蔭。

解讀

劓(yì),割鼻。刖(yuè),斷腿。赤紱,參見前注“朱紱”。說,借為脫。

“九五”以陽居剛又處尊位,本是很愜意的。可上有“上六”之陰欺凌,有“劓”之象;下有“六三”之陰所逼 ,又有“刖”之象,上下皆受到了刑罰,處境并不妙,猶如“困于赤紱”。“赤紱”是諸侯的服飾,身居尊位為什么著諸侯裝呢?這是因為周文王被商王朝封為西伯,只能著“赤紱”;而在自己國家才能穿“朱紱”。周文王雖被封為西伯,但有志不得申,有被困之感。如何才能解困呢?辦法有二:一是“乃徐有說”,不能著急,徐圖良謀,慢慢想脫身的辦法;二是“利用祭祀”。“九二”是“利用亨祭”,這里是“利用祭祀”,一字之差,其義不同。《禮記·王制》:“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周文王在自己的國家里只能是祭社稷即“亨祭”,可還得參加商王朝的祭天地即“祭祀”。文王“亨祭”是表達繼承先帝遣志的決心,求其保佑;參加“祭祀”是仰裝自己順從商王朝,以堅韜光養晦之策,尋找解困的時機。

47.9 上六

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象》曰:困于葛藟,未當也。動,悔有悔,吉行也。

白話

上六:被葛藟絆倒,被小木樁刺傷,處境如此艱難,不宜有所行動,否則悔上加悔。至于占問出征則吉祥。《象辭》說:被葛藟絆倒,由于行為不得當。悔悟到動則招悔,必能謙慎行事麗逢吉祥。

解讀

  • 葛藟(lěi),蔓生植物,有刺,又叫葛針。
  • 于臲卼(nièwù),高亨說:“以六三爻辭例之,此文當作‘困于葛藟,據于臲卼。’脫‘據’,應據補。”臲卼,小木棨。
  • 有,當讀為又。征,吉,當屬另占附載。

“上六”處卦之極,受困最重,無可往行,猶如“困于葛藟”,難以脫身;又逆乘“九五”之陽剛,故又“于臲尥”,總有慌恐不安之感。然而卦極必反,物窮則變,告知“曰動悔,有悔,征吉”,如果說動也有悔,居也有悔,那還不如拼力一博,沖出險境,尚可獲得吉祥。卦中六爻唯有此爻言“吉”。一般來說卦之上爻都是兇,可此是困卦,困極必通,通則吉。要想實現通,必須得“征”,靠自己的努力去博、去拼,才能擺脫困境。

困卦設定了種種困境。困有兩種情況:“困于株木”、“困于石”、“困于蒺藜”、“困于葛藟”這是身體之困,即人身自由受到了限制; “困于酒食”、“困于金車”、“困于赤紱”是政治上的困,即政治主張得不到實現而困惑。這正說明了周文王政治生涯的坎坷遭遇。解脫之辦法:

  • 一是“有言不信”——少說多做,要有所作為;
  • 二是“利用祭祀”——求上天保佑;
  • 三是“來徐徐”、“乃徐有說”——不要著急,徐圖良謀;
  • 四是“征吉”——條件成熟時就要奮力拼博,沖破困境。

而只有“大人”才能做到這一點,故說“大人吉”。在商周之時,“大人”處于困境比比皆是,殷之先祖王亥“喪羊于易”,險被有易國君所殺;比干強諫紂,被剖心而死;箕子裝瘋為奴,被紂所囚;微子數諫不聽,遂離而去;周文王被紂囚于羑里……,這些都是曾身處困境的“大人”。《易經》作者將其歸結起來,經過提煉,提出了“曰動悔有悔,征吉”的思想,這是積極的。它告知人們在身處逆境時,不要消沉,要伺機奮起,必獲得吉祥。這在今天也有現實意義。


解讀易經(第四十七卦)——困卦


男用增硬加大按摩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