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融學中如何借鑒易學的奧妙

  • 在〈在金融學中如何借鑒易學的奧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八字易經 談運論命
摘要

我發現:盈利對思維的干擾和影響,遠弘遠於損失。正所說的高處不勝寒,大有大的難處。此干擾和影響的比例大約為3:1,即盈利1倍時的干擾和影響相當於損失3倍時的干擾和影響。亦是說勝利比失敗更難以應付,正所說的利令智昏,財迷心竅!所以我是以如履薄冰的心理去迎接勝利的。

1997-11-12─1998-2-12期間,在我將張氏理論用於外匯期貨的一個實驗里,進場38日,共進行66次買賣,結果是45次獲利,21次損失,我所運用的買賣資金,增長共3175.9%。

亦是說,短短的三個月期間,投入的 10,000.00美元,已升值為 327,590.07美元。 這些實驗包括了對損失的承受,即測驗巨額損失對定力、判定力和思維的干擾和影響;故意反方向,找出并等候到其底線,以確定正數和負數時候的分別;多個賬戶的同時操縱,人為地使某些賬戶盈虧參差,總和後仍然盈利,以便在日後需要時可以使用;提前預定多個指令,曾試驗過在同一戶口一次預定四十次交易的指令,這批指令後來需差未幾十五天才全部執行完畢,結果是令人振奮的。

我發現:盈利對思維的干擾和影響,遠弘遠於損失。正所說的高處不勝寒,大有大的難處。此干擾和影響的比例大約為3:1,即盈利1倍時的干擾和影響相當於損失3倍時的干擾和影響。亦是說勝利比失敗更難以應付,正所說的利令智昏,財迷心竅!所以我是以如履薄冰的心理去迎接勝利的。

同時,亦深深體會到易學的精深,比如說當卦象提示是可以在什么價位成交(固然是事實),當有“是否”的意念一閃,由于與市場的方向相反,且相距大於1000點,從6957躍升至7960(日元期貨),亦僅僅是那么一念而已,馬上就亂套了,自己亦覺得可笑,“初噬告,再三瀆,瀆則不告”。

就像血癌病患者,相同的病情,成年人和小童治療難度的比例是9:1,由于成年人太多思維了,而小童則天真無邪、無憂無慮、沒有經驗、不會懷疑,所以治療時很輕松,遠比成年人輕易;或者像醉酒之人,假如從行駛著的車上跌下,或從高處墜地,其生存率將會遠遠高於其他凡人,由于其無恐懼、不知害怕、不會掙扎、手腳不動,是標準的自由落體狀態,所以大部份的時侯是下肢先著地,受傷多為下肢,不會危及生命(人體以下肢的比重為大,重量弘遠於其他部位;而頭部、胸部和腹部多有空腔的部份,比重較輕);且人類/生物有其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這種本能只有在無所畏懼,或無所思、無所慮的狀態下才能發揮出來,這是大部份的一般凡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也是眾多的修煉者所夢寐以求的,而醉酒之人則在不知不覺之中,剛恰好地、恰如其分地做到了這點。

或者說,他們沒有太多的主觀干擾因素。

我平時在下買賣的指令時,習慣給多3點的緩沖時間,即指令在到達波谷或波峰之前3點,以保證指令可以被執行,由于經紀執行指令有時間上的延遲,假如我可以直接下單的話,連這3點都可以省免,這樣就可以把成交點放在波谷或波峰上了。

這些實驗純粹是使用易學的知識,與期貨知識無關。由于我是從醫出身,以前對期貨和金融完全沒有概念,就算到今天,對那些辛澀的術語還是莫名其妙,包括貨幣之間的換算、基差、套期保值和交叉盤等等。


在金融學中如何借鑒易學的奧妙


男用增硬加大按摩膏